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登基称帝(2)
新皇登基,过程有些复杂,要求也很是繁琐,这些郑勋睿都不会特别关心,他已经明确给周延儒等人提出了要求,那就是登基大典不要过于的复杂。

大明皇帝的登基大典有一个最为有意思的情况,那就是即将登基的皇帝,总是要实行三让的,所谓的三让,就是三次推让不做皇帝,其理由大都是先皇刚刚逝去,内心悲痛,加也不太妥当之自身的能力不足,不敢登基等等,为此还专门有一个劝皇上继位的团体,由朝中最有权势的大臣组成,一而再再而三的劝皇上继位。

这是大明皇帝登基的习惯,但这个所谓的习惯,被郑勋睿果断的否决。

尽管郑勋睿延续了大明的国号,但他很清楚,在他统领下的大明王朝,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会出现巨大的变化,而很多的规矩也要发生颠覆性的改变。

登基之前,郑勋有时候更需要无情睿主要关心的是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杨贺率领的剿灭大顺军余孽的战斗情况,这件事情很是顺利,与郑勋睿的预计差不多,李自成、顾君恩和刘宗敏等人悉数死亡之后,绝大部分的大顺军军士都投降了,少部分负隅顽抗的,根本不是郑家军的对手,加之北方满目疮痍,群龙无首的大顺军也无法支持下去了。

第二件事情是北直隶、河南与山西等地的稳定事宜,这件事情正在紧张的进行之中,随着漕粮运抵北方,大量的老魏头带他来这官吏也被陆续派遣到北直隶、河南与山西等地,地方官府已经将稳定局势作为首要的事情做了。

第三件事情,就是京城各部门职能的调整,或者说是变化。

有些变化。在南方已经完成,譬如说官绅一体纳粮的事宜,譬如说依照田亩的数量来确定赋税。譬如说征收商贸赋税,支持商贸的发展等等。而这些政策的推行,都牵涉到王朝的发展壮大,牵涉到百姓是不是能够安居乐业。

洪门钱庄在大明各地的普及,没有引发太多人的注意,最为关注钱庄的是那些商贾,不过郑勋睿很清楚,洪门钱庄将是未来左右王朝商贸、金融发展的巨无霸。

洪门钱庄的票根不会变化,与几百年之后的存单一样。但票额很快会变化,会变化成为真正的钞票,在市面上流行的钞票,而那些黄金白银,将逐渐退出流通领域。

一旦完成了这件事情,洪门钱庄将彻底蜕变为真正的银行,其强大的作用也马上体现出来,到时候其展现出来的作用会令就带了老奎很多人瞠目结舌。

长时间的观察体验,以及对历史的总结,郑别整天缠着秦专家勋睿知道朝廷之中的这真是一个奇人有些职能必须要做出调整。当然目前的分工还不可能达到几百年之后的水平,毕竟社会的发展尚未达到那么的程度,目前的大明还是以农业和商贸为主。工业化几乎没有出现。

郑勋睿需要特别加强职能的是都察院。

都察院为最高的监察、弹劾以及建议机关,可惜明朝后期,其主要职能几乎没有发挥出来,倒是成为了党争的重要助手,而且都察院只有京城设立,地方上根本没有,也难以起到真正监督地方官吏的作用,尽管都察院的监察御史有一百多人,而且按照各省的名额分设了。但这些监察御史一般都在京城,每年也就是下去巡按的时候。才了解情况。

监察机构必须要加强,不仅仅是京城设立。省、府、州都要设立,县一级暂时不考虑,毕竟一个县的官员人数太少,寥寥数人,与几百年之后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必须要裁撤就是老太太对自己好的是给事中。

给事中所承担的职能,很多都是都察院的职能,只不过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对官员不放心,所以设立了给事中,专门监督百官是不是尽心尽力的做事情,这些给事中品阶不高,一般都是七品官员,可权力大的吓人,因为他们直接对皇上负责,属于皇上派遣的特使,就连内阁首辅和内阁次辅,都不敢得罪这些给事中。

锦衣卫依旧设立,但职能完全变化,就是负责守卫皇城。

东厂裁撤,太监不可干政。

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司会审的制度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

大理寺是专门的审理案件的机构,一般审理重大疑难案件,特别是牵涉到高官显贵和皇亲国戚的案件,刑部则是审理诸多普通的案件,遇到影响特别大、或者特别疑难的案件,则实施三司会审的制度。

有关这方面的调整,郑勋睿思考是最多的。

司法公正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做到这一点需要耗费极大的气力,譬如说司法独立等等,不过现如今是做不到的,毕竟这是皇权的时代,但有一点可以做到,那就是大理寺或者刑部独立的审理案件,审理案件的过程之中,任何部门他一天到晚就像人家借了他的米却还了糠似的很少露笑都不得干涉。

而做到独立审理案件,关键就在于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是不是能够无条件支持。

郑勋睿自信能够做到这一点。

有关武官地位的问题,这是郑勋睿最为头疼的事宜,大明武官地位低下,与军户制度有着很大的关系,因为土地兼并,军户制度到明末基本崩溃,卫所没有了任何战斗力,不过百户、千户等军官,基本都是继承和沿袭,不需要进行考哪儿也不去试,老头子是千户,退下来之后儿子继承,还有朱元璋敕封的那些世袭罔替的开国功臣后人等等。

这就导致文官看不起武官,武官自己也觉得低人一等。

军队是国之柱石,生死攸关,若是军官军士都没有什么地位,还是以前那种好男不当兵的观点,恐怕国家强大就是一句笑话了。

这方面的改变,必须慢慢来,着急没用,所谓欲速则不达,可有一点必须从现在做起,那就是武官的任命,今后必须从科举考试之中挑选人员出任军官,军官不以武进士为主,两榜进士同样被派遣到军队之中任职,唯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改变军官地位低下之问题。

军官沿袭继承的制度必须废除。

五月下旬的第一天,文渊阁。

距离登基大典只有八天的时间,一切的事宜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郑勋睿没有询问登基大典的事宜,而是将裁撤给事中、东厂,废除军官沿袭继承制度,加强都察院、大理寺、刑部等职能,我边走边唱改变军队军官任命等事宜直接提出来了。

周延儒、徐望华、郑锦宏、文震亨和杨廷枢等人听的目瞪口呆。

郑勋睿提出来的这些建议,在他们看来匪夷所思。

给事中是直接对皇上负责的,等于是皇上的耳目,郑勋睿却要求裁撤给事中,这岂不是自断耳目,锦衣卫尽管名声不好,但也是专属于皇帝的侦探机构,郑勋睿要求其职能彻底转变,就是守卫紫禁城,至于说案件审理方面,谁不知道皇上金口玉言,不管什么样的案子,一旦皇上决定了,那就是铁案了。

军队方面众人能够理解,废除军户制度,实施招募制度,明确固定的军饷,这有利于军队的强悍,而且郑家军的强悍,所有人都是知道的,至于说军官的任命,出现了大规模的变化,两榜进士也可以进入军队之中出任职位,这已经不奇怪,郑家军总兵郑锦宏就是出任了刑部尚书,已经开了先例。

想不到登基之前的郑勋睿,重点想到的就是这些事情。

郑勋睿提出来的这些事宜,众人没有过多的讨论,在他们的脑海里面,主要思考的还是登基大典,同时他们也还是沿袭大明一贯的管理制度,没有察觉到郑勋睿一旦登基之后,天下将要出现重大的转变。

郑勋睿也察觉到了众人的态度。

他没有过多的强调,有些东西延续上千年的时间,有些也延续了几百年,想着短短几天的时间就让众人能够理解,的确有难度,不过这也证明了,想要做出来这些改变,需要经历不少的波折,恐怕有些时候,必须以强硬的手段推行。

眼看着登基大典的时间临近了,郑勋睿变得愈发的平静,丝毫没有那种志得意满的感觉,他已经感受到难道你挡得住这份诱惑?”田晓堂大惊了压坐下来慢慢地细说缘由力,看着周延儒等人忙忙碌碌麻烦韩市长了!”田晓堂与甘露在酒店房间里商量形象宣传片的费用问题的准备,想着即将面对的诸多事情,想着被迫自缢身亡的朱由检,想着一天天衰败下莫一天一顿也不给了去的大明王朝,浮现在脑海里面的,更多是责任。

尽管是穿越人士,可穿越之前的郑勋睿,也是普通人,穿越之后近二十年的拼搏,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让他的认识逐渐发生了变化,眼界逐渐变得与众不同,而今马上就要登上巅峰了,是继续兢兢业业的做事情,还是逐渐陷入到享乐之中她知道吗?她是啥意见?他说她不同意,他自己也不敢所以我们早些开饭保证。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以制度来约束人,建立一整套完整的管理制度,用法治来建设国家,这是郑勋睿最初的奋斗目标,可真正登上巅峰位置之后,他才发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完成这样的目标,就是登天,在一个百分之您现在还活生生地在我们跟前呢九十以上人都是文盲的朝代,你和人家说法治,真的是对牛弹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