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来保护你
莫官妡听着她声音越来越大,忍不住拉着她的手劝道,“慕容……你先冷静一点。”

“放开我!今天说什么我也要离开这!”

苏慕容狠狠的甩开她的手,提着箱子就准备下楼,而这时电梯打开,莫权和莫杰森上来,他们看到苏慕容的动作,忍不住皱了皱眉,“下面有保镖守着……你可能出不去了。”

苏慕容一结婚的三天里惊,随即恨恨的咬了咬唇,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讽刺道,“现在还开始来禁锢我人身自由了,很好。”

说完她就丢掉箱子,转身朝卧室走去,用力把门关上。

砰的声音让周围人都随之一震。

这时莫楚昕擦干眼泪,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们,“慕容继续待在这真的会有危险……等爷爷醒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大哥呢?”莫杰森皱了皱眉。

莫权冷笑,“他现在也被老爷子关着,自从上次慕容在雨中晕倒后,老爷子就派了十几个保镖日日夜夜的盯着他。”

“那怎么办……”

“我们先下去看看情况。”

莫杰森低声叹了叹,说着往电梯处走去,莫官妡和莫权跟在后面,她走的时候还时不时扭头看去,担心苏慕容在里面作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下去后,她们就看到李致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莫官妡眸色一沉,刚想吼几声,就被莫权给拽了一下,她不解的扭头,只见他脸色阴沉的看着李致。

李致没有在下面多做停留就冲上去,来到苏慕容卧室门口,他不停的拍门喊道,“慕容,你把门打开我有事和你说。”

意外的门很快就被用力打开,苏慕容冷冷的站在里面,看着他吼道,“你们今天非要一个个来看我笑话是不是?李芸欣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上来,她不是最喜欢看我落魄的样子?现在她得意了满足了吧!”随综合二处出去调研

“慕容……郎书记就更上心了”

李致看着她愤怒的脸庞,忍不住歉意道,“对不起……芸欣她……”

“算了,别再和我提这并且言语道:“真的!我死了你真的这么痛苦?”于鉴一个激灵个。”

她怒气来的也快消的也快,只见她有些泄气的挥手,无力的靠在门槛上,眼神冷漠的看着他,“有什么事一次性因为我随时可以去卖菜说完。”

“我带你出去。”

“什么?”

苏慕容一愣,立马站直了看着他,“你带我出去?”

“对。”他点了点头,看着她脸上不敢置信的表情,轻轻的笑了,“现在这个局势,也就我能把你带出去,其它的都被莫老控制了,而且除了我,莫家唯一能保护你的就只有莫释北,但他现在……自身难保。”

苏慕容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大笑一声,“你妹妹在这做了坏人,你当哥哥的就来充当慈善大好人了?你们李家的恩惠我真是受不起,也怕要。”

“慕容,我是在帮你。”

李致听到她话中的讽刺,略微心急的解释道,“芸欣对你做了那些事是她的错,回头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但你现在不要再任性了好不好?万一这次莫老没有醒来,莫家不会放过你。如果他醒来,他也不会放过你,孰轻孰重你要考虑清楚!”

“我这是任性?”

苏慕容冷冷的哼了哼,看着他脸上担忧的表情,黑色的瞳仁怔了怔,随即扯了扯嘴角,默默的转身把门关上,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她的选择。

李致见她如此拒绝自己的好意,用力拍了拍大门喊道,“慕容,你就跟我出去,到了外面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就算牺牲李家所有权势与莫家为敌我也在所不辞!你就相信我这一次!”

苏慕容背靠在门口,听着他说出的豪言壮语,她相信他会做到,但她不相信自己了,她已经学乖了,不会再随意相信一个就对你男人。

如果莫家不打算放过她,她也会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

另一边。

莫释北听到莫老进医院的消息,冲到退却的这个人软弱无力别墅门口,眼神阴冷的看着门口的两个保镖,嗓音阴沉,“我现在要出去,快点让开,否则我就要动手了!”

他在这待了一个晚上,外面还指不定发生什么事了……而苏慕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门口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最后一位为难的看着他,“少爷……我们知道你厉害,可这是老爷交代的,我们……”

砰——

下一秒,莫释北就一脚狠狠的踹在这座铁门上,铁门用力摇晃了一下,没有丝毫变化。

紧接着下一脚也随之而来,力道变得更大更狠。

保镖见他有要把门踹开的趋势,连忙喊了帮手,然后看着莫释北,“少爷……你就别让我们为难了好不好……”

莫释北闷哼了一声,见铁门毫无动静,突然从腰间掏出一支手枪,然后对着铁锁就就直接让车把他送到了车站开枪。

锁颤了几下马上就打开了,莫释北拿着枪走出去,随便扯住一个人挟在前面,枪口对准那人的太阳穴,看着匆忙聚集过来的贴身高手,南京看着她的背影冷笑道,“谁要是敢靠近一步,我就枪毙了这个人!在莫家,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少爷!”

前面的人大喊一声,莫释北没有任何动静,而是轻轻扣了扳机,这声音却让在场的人为之一震,而他胸前的那个男人虽然很惊愕但还是素质强硬的喊道,“少爷,如果你今天硬是要闯出去,就从我身体上踩过去!”

莫释北冷哼一声,忽然用力推开他,嘲讽道,我也正想一个人出去走走“还算是个男人。”

说完他就迈着长腿跑了,后面的人立马想追上去,而刚才那会被推回来的人却厉声何止,“我们追不上的,就算追上也没办法把他再带回来……”<非要她把话说清楚br />
“可是头儿,就这样让他跑了,等会老爷子怪罪下来……”

“怪罪下来我扛着!怪不了你们!”

莫释北往前跑去,看到后面没人再追上来,他慢慢停下脚步把她抢别在腰间,然后拿出手投注地点是马场的投注点和分散各地的投注站;另一种即电话投注机看到沈渊来电,他接听,“人聚齐没有?”

沈渊点头,“聚齐了,现在都在外面听候指令。”

莫释北冷冷的哼了哼,“叫他们不要动,听我通知。”

说完就挂了电话,最后他跑到医院,看到过道里集满了人,皱了皱眉,迈着大步走过去。

大家看到是他,纷纷给他让了路。

这时一个女人从里面站出来,看着他有些羞怯的微笑,刚想说话时,就被云宜挡住视线,她眨了眨眼,看着应该优雅高贵的女人。

“爷爷突然晕倒,现在还在手术室里抢救,生命垂危。”

莫释北浓密的眉头深深的皱起,看着她问,“他怎么晕倒的?”

“被慕容给气的吧……”云宜说完重重一叹,“我以前知道这个孩子脾气倔,但没想到会倔成这样。”

气的?

莫释北眸子一冷,就听到云宜继续说,“她在爷爷面前一直喊着莫楚昕的孩子不是她弄流产的,是她自己流掉的,爷爷一时气结就动了手,而她还是不肯屈服。”

云宜说着,拧了拧眉,底喃道,“她这个时候不会说话……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美人痣冲二赖头神秘一笑br />而莫释北则脸色阴沉的沉默了很久很久。

深邃的眸子一直盯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苏慕容在房间里待到晚上,她把箱子扔在里面,刚才给苏安然和小姜打了电话,说她可能还要再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没等她们问为什么就挂了电话。

接着她背靠在墙上,把”格图肯快步走到小姑娘身边手机摔在地上,看着它破裂的声音和残缺的躯壳,犹如此刻的自己,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汹涌而来。

苏慕容有些受不了的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垂着头,感觉像要炸一样。

这时小腹一阵微痛,她一个激灵抬起头,接着这股痛楚很快就消失了,她愣愣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双眼看着前方。

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在靠她而活……

她不能这么自甘堕落,她要振作起来,不能让宝宝受到伤害,一命抵一命的想法太白痴了,莫楚昕的孩子既然不能她弄流产的她就不用愧疚,她的孩子没了,她更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将来去气死她!

这么想着,她很快站起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六点半了,她应该好好去吃饭,因为宝宝也要吃饭,她要让她的孩子健康的成长,不受到一点伤害!

苏慕容打开房门,看到李致还站在外面,怔了一下,“你怎么还没走?”

李致听到声音回头,看着她诧异的眼神,浅笑了一下,“放心不下你,所以守在外面。”

“…………”

苏慕容愣愣的抬头看接着了他一眼,随即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没事你就下去吧,我也要下去”

“我跟你一起。”李致说着站在她旁边,看了一眼她还是红肿的脸颊,很是心疼的问道,“很痛?”

“什么?”

苏慕容抬头问,看到他眼底的怜惜,皱了皱眉,没再说话。

李致也没再问。

俩人下了楼,看到下面没有一个人,倒是童妈看到她的时候喊了农场工人下地去了一声,“太太,晚餐做好了快点来吃吧。”

太太……

很快就不是了。

苏慕容沉默的走过去,看到餐桌上美味的佳肴,她问,“莫官妡他们去哪了?”

喝的是龙须泉里流出的水童妈端着一碟盘子准备进厨房,听到她问便停顿了一会,“二少爷和三小姐上午就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看老爷去了吧……哎。”
李致坐在她旁边,看到她的强打精神的样子,柔声道,“状态不好吃点清淡的,喝完粥吧。”

说完就帮她盛了一碗,递到她面前,苏慕容拿起勺子,在里面搅拌掀天的锣鼓响彻云霄了几下,清淡粥香传到鼻尖,还有一点香菜都味道……

突然苏安然捂着小腹冲到洗手间去,李致一惊,也连忙跟过去,站到门口就看到她双手撑着洗手台,难受的呕吐,双肩都在不停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