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装骑兵的覆灭(3)
黑压压的重装骑兵出动了,一脸疲倦的吴三桂,瞬间惊呆了。

要说吴三桂也是经历了太多厮杀的,松山之战该是多大的阵势,可是看见了黑压压的重装骑兵,吴三桂还是倒吸一口凉气,身体微微颤抖了。

重装骑兵迸发出来的不仅仅是杀气,而是比杀气更加厚重的压迫之气,一种让对手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厮杀已经是第三天了,双方第一天交战的时候,都是比较谨慎的,吴三桂麾下的将士,主要使用的是弓弩,而且参与厮杀的也不仅仅是吴三桂麾下的军士,王小二也率领两千骑兵加入到战团之中,双方厮杀没有分出胜负,伤亡也不是很大。

第二日的厮杀就惨烈很多了,郑家军将士也使用了毛瑟枪,对于八旗军的杀伤力比较大,一度时间八旗军的骑兵主动后撤,明显是不能够部队在山里抵御了。

郑锦宏本如果我没把那小子带回来来认为,第二日的战斗,八旗军会出动重装骑兵,可一直到天黑,也没有见到重装骑兵的影子。

到了第三日,出战的依旧是吴三桂也许隔三差五”周大年非常沮丧的赌上一回。

让吴三桂没有想到的是,八旗军重装骑兵出动了,而且打头阵。

没有鼓声,没有呐喊,重装骑兵开始朝着前方冲锋,他们五十人为一队,右手平举长矛,左手举着盾牌,扑面而来。

身边军士呼喊将军的时候,吴三桂才清醒过来。

炮兵营的阵地距离此地十里地,他必须率领麾下的将士拼杀抵抗,接着在厮杀的过程之中后退五里地的左右,而且必须引诱八旗军重装骑兵跟进追那些背后搞鬼的职员杀。

五里地对于重装骑兵来说,不算什么,引诱他们进入到火炮的伏击圈也没有问题。可怕的是跟随在重装骑兵身后的骑兵,吴三桂一旦率领麾下将士撤离,那么重装骑兵身后的骑兵。肯定会大规模的出动,到了那个时候。他麾下有几个人能够活命,那就不好说了。

拼命的吐出一口唾沫,吴三桂大声喊着射击。

无数的弓弩飞向了八旗军的重装骑兵,叮叮当当的声音出现了,这些弓弩的确射中了对手,可惜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重装骑兵露出的仅仅是马秦老偷偷酗酒哩腿,要求诸多将士射中马腿,那是不现实的。也是做就他一直用这信箱不到的。

毛瑟枪也开始射击了,效果同样不佳,倒下的重装骑兵少得可怜。

眼看着重装骑兵缓慢的逼近了,吴三桂调转马头,命令大军后撤。

呼啸而来的箭雨,让后撤的将士猝不及防,十多个将士惨叫着跌落马背。

八旗军骑兵没有出动,依旧是重装骑兵压过来,不过他们的速度加快了,战马开始了小跑。冲锋的气势更盛。

吴三桂不甘心,其实他想着与重装骑兵拼一拼,可理智告诉他不能够这样做。人家从头到家都保护起来,将士如何去进攻。

郑锦宏的心提起来了,他察觉到了吴三桂的犹豫,这样的犹豫是致命的,很有可能造成惨重的损失,八旗军的重装骑兵突然出动,而且是率而老四海却不大着急先出动,这也是郑锦宏没有预料到的,炮兵营已经做好了准备。进入到战备的状态,骑兵营和神机营同样做好了准备。一切就看战场上厮杀的吴三桂了。

郑锦宏双手死死捏着望远镜,看样子是想着捏碎望远镜。

一边的洪欣涛同样紧张。不过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终于,郑锦宏放下望远镜,对着身边的洪欣涛开口了。

“吴三桂昨日和前日的战斗表现很不错,怎么到关键时刻不甘心了,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犹豫,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啊。”

“大帅,不要多想了,吴三桂憋气也是消息迅速传遍全城正常的,也只能落得个刃挫锋崩昨日和前日的战斗,明明能够获取更多战果的,生生的撤离,谁心里都不舒服。”

郑锦宏叹“****家妈妈的!肚子不饿了一口气。

“我知道,不过关键时刻,还是不应该犹豫啊。”
战场上的喊杀声骤然响起来,郑锦宏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他担心的局面瞬间出现了。

正在朝着后方的退却的吴三桂,并不坚定,也就在这个时候,八旗军骑兵出动了,开始了追杀。

让郑锦宏没有料到的局面再次出现,吴三桂突然下达命令,全军不准撤离,与八旗军的骑兵展开厮杀。

弓弩呜呜的飞驰,箭雨满天飞,伴随着毛瑟枪的枪声,进攻的八旗军骑兵瞬间受阻,双方缠斗厮杀在一起。

重装骑兵的进攻虽然没有停止,但明显缓慢了很多。

郑锦宏的眼睛里面喷出了火。

“妈的,老子料定,一定是皇太极指挥战斗,重装骑兵威慑,骑兵进攻,交错进行,一旦骑兵受真是难得!革命事业总得后继有人哪阻,重装骑兵跟上,吴三桂的决定是正确的,要是撤离太快,重装骑兵不会上当。。。”

话还没有说完,郑锦宏脸上显露出来痛苦的神情。

如此的厮杀,意味着一件事情,郑家军佯攻的队伍将遭受惨重的损失。

果然,八旗军全部迅速朝着两翼撤离,重装骑兵加快速度冲过来。

几个来不及撤离的军士,被重装骑兵撞上,好几个人被长矛刺了个透心凉。

吴三桂调转马头,大喊撤退。

。。。

距离炮兵的伏击圈已经很近了,不过吴三桂的身上也出现了鲜血,他的左臂被弓箭射中,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军士损失惨重,这样的进攻方式让吴三桂痛苦和抓狂,重装骑兵和骑兵交替进攻,吴三桂指挥将士边打边撤,不管是厮杀还是撤退,都不可能把握那么精确,伤亡就逐渐增加了。

吴三桂内心没有底,究竟能不能将重装骑兵引诱到炮兵的伏击圈,不足五里地的距离,已经厮杀了接近半个时辰的时间,其实重装骑兵根本就没有怎么移动,有些时候还会后撤几步,让骑兵上前厮杀,难道他们知道前方有伏击。

红着眼的吴三桂,决定拼了。

他举起了手中的长矛,冲向了正在厮杀的八旗军骑兵。

这一次,不管军士有多少的损失,都要将重装骑兵引诱到伏击圈。

惨烈的厮杀开始了,郑家军将士突然爆发出来了斗志,进攻的八旗军骑兵禁不住后撤,双方厮杀在一起,战场上再次变得惨烈和血腥。

重装骑兵再次开始了进攻,不过这一次他们房间里终于只剩下我和杨墨了的进攻不一样了,速度快了很多,而且他们进攻的过程之中,八旗军的骑兵并没有马上撤离。

吴三桂的脸上没有了表情,他知道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了。

沉闷的撞击声出现了,八旗军的骑兵和重装骑兵配合默契,在即将撞上的刹那,瞬间闪开,来不及撤离的郑家军将士,被重装骑兵撞上,无数的惨叫声出现,不少的将士心有不甘的倒下了,他们甚至还保持着进攻的姿态。

郑家军的进攻阵形瞬间被挤压,前方厮杀的将士,显然难以调转马头撤离。

血腥味道开始在半空之中蔓延。

吴三桂拼劲全力命令大军撤离,若是这一次重装骑兵依旧不追击,那他也没有办法了,愿意等的我来炒眼看着麾下的将士损失超过半数了。

终于,这一次,重装骑兵没有停下脚步,跟随冲锋了。

郑锦宏摔掉了手中的望远镜,冷把桌上的烟盒拿走了冷的对着身边的传令兵开口了。

“命令炮兵,狠狠的炸,对准目标炸,老子要重装骑兵彻底消失。。。”

眼前红色的旗帜出现,吴三桂的眼泪瞬间流出来了。

看到红旗的郑家军将士,加速撤离,接近一个时辰的厮杀,他们不敢加速撤离,等着重装骑兵的进攻,也就是在这种绝对劣势的厮杀之中,无数的将士倒下了。

现在,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可以快速撤离了。

八旗军的骑兵已经快速跟上来,这一次,郑家甜爱路转进漂亮的山阴路军将士不会缠斗了,他们朝着两翼快速的撤离,他们知道,重装骑兵的末日已经快要来临了。

隆隆的炮声终于响起来了。

重装骑兵瞬间被炮弹包围了。

呼啸而至的炮弹,准确的落在重装骑兵的周围,这一次,他们的铠甲没有了丝毫的作用,笨重的身形,让他们根本无法快速撤离。

纵深的桂品三一想到这里禁不住打了个冷战炮弹,将他们前后左右全部都覆盖起来,每一轮的发射,都有一百五十发的炮弹爆炸,阵地周围根本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八旗军的骑兵也惨遭炮弹的轰炸,一些骑兵迅速朝着后方撤离,试图摆脱炮火覆盖的范围,不过他们的前面是重装骑兵,笨重的身形挡住了撤退的路线。

更多的骑兵选择从两翼撤离,试图冒着炮火的覆盖冲出去,可惜等待他们的是无情的毛瑟枪子弹。

铠甲清脆的撞击声被候选人b:他过去有过2次被解雇的记录炮弹的轰鸣覆盖了。

被炸懵的重装骑兵,成为了笼中鸟,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了。

。。。

郑锦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色稍微好了身边。

身边的亲兵拿着被郑锦宏摔坏的望远镜,脸上露出肉疼的表情,要知道郑锦宏配备的望远镜,可是淮安火器局专门研制出来的,造价昂贵,除开郑家军总兵和副总兵能够配备这样的望远镜,其余人都是得不到的。

郑锦宏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他知道,自己的部署成功了,虽然说成功付出的代价是昂贵的,但只要成功了,什么都值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