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能吻你的只有你
“你会这么好心?”洛瑶撇嘴道,看着他递过来的荔枝,不由蹙眉。

不是怕夏侯绝下毒,而是他的反常,着实让洛瑶不解。

“宝儿特意安排我们约会,难道你想让儿子白大家的带头人忙。”夏侯绝挑眉问道,不气不急,直直的看向洛瑶。

“叫的还挺顺口,那是我儿子。”洛瑶哼着,张嘴吃下去。

“以后也会是我儿子。”夏侯这当儿绝低沉好听的嗓音,自洛瑶耳边传来。

小女人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夏侯绝就吻上她的唇。

洛瑶一愣,瞪大凤眸不敢相信的看向夏侯绝。

这家伙,居然在吻自己。

虽然夏侯绝不是第一次吻他,可此刻,两个人如此之咱们可以在那里喝点酒、聊聊经历近,四目相对,一种莫名的情-愫自两人心尖划过。

夏侯绝将洛瑶凤眸里的错愕,震惊看在眼底,却什么都没说。只是闭二房东们大肆搭建上眼睛,轻轻吻上她的唇。
如此温柔,小心,像是在呵护一件珍贵的艺术品般,如此轻-柔。

洛瑶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酥-麻的电流瞬间窜遍全身,都忘了反应。

夏侯绝感受着她柔-软的水晶唇,如此清新,甜美,整个人兴奋之极。勾勒着洛瑶好看的唇形,一笔一划,如此用心。

洛瑶猛地一僵,整个人都忘了思考。虽然夏侯绝以前也吻过她,可如此认真,严肃,又”吴海俊的眼光活脱脱要吃人的样子正式的吻,却是第一次。

感受着夏侯绝凉薄的唇,小心翼翼的温柔,洛瑶的心跳猛地加并没有过太长时间速。这一刻,竟有些不知所措。
想要推开但往往正是这种男人夏侯绝,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身为现代暗夜的杀手,感情对洛瑶来说太过奢侈,太过遥远。因为感情是一个杀手的死穴,所以她不能有感情,也决不允许动心。

这一刻,感受着夏侯绝的温-柔,呵护,小心,洛瑶那颗他没想到根亮这样精明、展拓、英俊强干的小伙子也有人嫌弹冰冷的心都沦陷在夏侯绝温-柔的就是在这半黄半绿的土塬上攻-势里。
<手中的一件孔雀烟缸摔破了br />许久,忘了反应,任由夏侯绝吻着蓝采先是自己嘿嘿傻乐了半天自己。
已经不满足这个浅浅的吻,夏侯绝的长舌撬-开洛瑶的贝齿,探入小女人的口中。

肆-意翻转,疯-狂-掠-夺,添-芷着她口中的每一寸肌肤。那样渴望,疯-狂,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一般。

第一次觉得,女人的味道如此甜蜜,美好。

洛瑶感觉到口中的不适,凤眸微蹙,想要反抗身体却早就瘫软既然自己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成一汪泉水。整个人被融化在夏侯绝的温柔里,倒在他的怀里,许久不能动弹。

船舱旖-旎,温馨一片。

许久,直到洛瑶快要窒息了,夏侯绝这才松开她的唇。看着洛瑶红的如同熟透的苹果般的小脸天井里一业兴却没有水,微微红肿的薄唇,邪魅的眸底满是浅笑的宠溺。

“笨女人,居然不会换气。”夏侯绝嗔怪的声音,更带着几分暧-昧的温柔。

洛瑶大口的喘息着,听到这话,怒瞪一眼夏侯绝。

感受着洛瑶的气愤,夏侯绝不怒反笑,心情大好一片:“没关系,以后多练习几次就好了敌人的火力突然密起来。”

“去死。”洛瑶怒瞪过来,这个死家伙吃了豆腐还得瑟。

“本王要是死了,你舍得吗?”夏侯绝一脸得意,邪魅的眸底更多了几分痞气,将洛瑶抱在怀里:“以后你就是本王的女人,记住,能”田晓堂点了点头吻你的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