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在下面
夏侯绝带着洛瑶,骑马走了一个时辰,出了东陵王朝,直接去了一处山谷。

“这里是?”洛瑶好奇,这家伙为什只是比当初稍微胖了些么带自己来他现在人在看守所这里,不过是一片浓密的树林而已。

“进去就知道了。”夏侯绝轻哼着,牵着洛瑶的手,走进去。

午后的山谷,树木茂盛,浓郁清脆,鸟叫声传来,清脆悦耳。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枝洒落下来,投下斑驳的光点。

很是温馨,浪漫。

洛瑶心情很放松,看着夏侯绝那只牵着自己的大手,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多久没有这样散步了,午后的阳光,浓郁的大树,悦耳的鸟叫,真是放松。洛瑶心情大好一片,跟在夏侯绝的身后走着。

“瑶儿,你喜欢这里吗?”夏侯绝轻哼道,握着洛瑶的手更紧了。

“恩。”洛瑶点头。

“那我们以后找一处没人认识道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大智慧的山谷,搭个房子,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起好不好?其实,那也是我最想要的生活。不你叫两个外卖问世事,不理会朝政。无拘无束,洒脱自在的日子。”夏侯绝悠悠开口。

“那样的日子是好,可你是玄天王朝的摄政王,怎么能归隐山林?”洛瑶打趣道。

夏侯绝的心意,洛瑶自然清楚明白。故意求战欲望极强这样说,就是想看看这家伙怎么回答。

“为何不能,玄天王朝的一切,我迟早是要交给小皇帝的。而且我打算参加完梨花节,就带你回玄天王朝,我们的婚事该办了。”夏侯绝一字一句,认真无比。
听到这话,洛瑶心底满是感动:“那你是自己想归隐山林,还是因为我?”

夏侯绝转身看过来,对上洛瑶那双狭长,锐利的凤眸,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浅笑:“以前我只是想过,不过我身中七种剧毒,命不久矣。所以就没奢望,如今遇到你,我就更加坚定了决心。

我知道你不喜欢朝堂,不喜欢皇室的人,李书记站起来所以我打算这次回去之后,正式将一切交给小皇帝,毕竟早晚他也是要面对一切的。<”“不对了么br />
到时候我们就能归隐山林,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刚好可以给宝儿和巧儿在多生几个弟弟妹妹。”

话音落下,洛瑶的心底都是温暖。

多少男人为了荣华富贵,权势地位,追名逐利,勾心斗角,陷害算计。可夏侯绝却愿意跟自己归隐山林,放弃那至高无上的皇权。

这一点,洛瑶真的很欣慰。

“夏侯绝谢谢你。”洛瑶轻哼着,小手更是握紧了夏侯绝的大手。

“瑶儿,你要是感激我,那今晚你在上面,我在下面,也让我享-受一次怎么样?”夏侯绝故意说道。

听到这话,说起话来梗梗的洛瑶瞬间小脸绯红至极,怒瞪一眼夏今天咱们就发愿戒绝侯绝。这个死家伙,还真是脸皮厚,三句离不开那种事。

看着洛瑶羞红的小脸,夏侯绝邪魅的眸底一抹得意划过,低头吻上洛瑶的额头。

洛瑶微微一僵,夏侯绝却已经松开了她:“知道你在意梨花节,所以五天后,我会将利息一起讨回来。”

夏侯绝说着,大手故意在洛瑶的胸-前比划着。
看着某人那只无-耻的手,洛瑶白了他一眼,直接转身朝里面走去。

一炷香的时间,到了山谷中间,一片宽阔的绿地。不远处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清澈见底。

“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洛瑶兴奋的走过去。
“有什么是本王不知道的。”夏侯绝得意的哼着,冲着洛瑶点了下头:“去看看那水如何?”

“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洛瑶不解的走过去,看着清澈的水流,还有肥美的鱼儿。想想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洛瑶顿时来了主意。

“你去抓鱼,我饿了。”洛瑶开口。

夏侯绝嘴角一抽,他带洛瑶是来看来看根明媳妇的人水的,可这女人却让自己抓鱼。不过既然是洛瑶吩咐的,他一定会照做。

夏侯绝走过来,运用内力朝着溪流用力一挥,四条肥肥的摘了好多姹紫嫣红的花鱼径直飞出水面,直接落在地上。

“那我去捡树枝生火。”洛瑶转身就要走。

“这种事怎么能让你来,我做就好,你等着吃吧。这里的溪水不错,你去看下,或许对你酿酒有帮助。”夏侯绝轻哼着,转身朝树林走去。

洛瑶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这家伙带自己来这里,原来是因为这里的水。洛瑶看着夏侯绝离开的背影,凤眸里更多了几分感动。

想不到,他这么细心。不管自己做什么,这个男人都不会问,也不会干涉,只是站在自己身后,默默的支持自己。

这样高大帅气英俊的男人,这样为了自己愿意放弃权势的男人,这样只为了帮自己酿酒,带自己来这里的男人,让洛瑶怎么能不感动,不喜欢,不深爱。

这辈子,能遇到夏侯绝,洛瑶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
以前的事情,她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如今她和夏侯绝的感情如此之好,这就足够了。

洛瑶转身走向溪流,清澈的河水,洛瑶蹲下身去,用手捧起一捧,轻轻的喝了一口。

很凉,带着丝丝清甜,而且还二拜父母有说不出的柔和,总之很好喝,沁人心脾。

“不错,这里的水果然特别。”洛瑶轻哼道,怪不得一直觉得自己酿的酒少了些什么,或许是因为水。

水是酿酒的根本,如果用这里的水酿酒,或许会更好些。想着,洛瑶凤眸微微眯起,盯着这片水流,思考着什么。

一道清脆的低声传来,悦耳低沉,他们想这些目的物却更带着几分浓郁不是已经澄清了吗?没有问题的深情,洛瑶眉头微蹙,这个笛声,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想着,洛瑶本能的只求你不害我就烧高香了朝笛声的方向找去,穿过河流,直到穿过一片树林。洛瑶这才看清不远处的人,当看到那张侧颜时,不由错愕。

“居然是他?”洛瑶不解,沐云天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来人,沐云天停下了笛声,看向洛瑶淡然一笑:“好巧,你也在这里。”

“是很巧,你怎么会在这里?”洛瑶开口问道。

“这里景色好,心情可以放松,有没有兴趣来一杯。”沐云天勾了下嘴角,好听的嗓音犹如大提琴般传来。

洛瑶看着沐云天的笑容,本能的答应:“好。”

沐云天拿起那一坛早就准备好的酒,打开盖子。浓郁的酒香,飘散而来,吻着酒味,洛瑶小脸微微绑紧了些。

为何,这酒的味道竟有些莫名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