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同心
李岩见到汤氏的时候,已经知道自身举人的身份恢复了,也就是说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又是士大夫之中的一员了,只不过他肩负的责任已经不一样了。

两人见面的时候,相拥而泣,要说汤氏什么都不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汤氏同样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境地,以前的生活很是安逸,夫妻相爱,想不到突然遭遇这么大的变故,被修回家之后,汤氏不可能过上好日子,想不到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再次见到了李岩,而且李岩居然跟随漕运总督大人做事情了,也就是马上就会成为朝廷官员了,这里面的变化太大,以至于汤氏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汤氏既然是夫人的身份,那么李岩纳妾的事情,就必须经过汤氏的同意,否则就算是郑勋睿说了,这里俗话说面也有难度,至少会影响到家庭的和谐,李岩是有担当的人,也仔细思考了这件事情,见到汤氏,将前前后后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了。

汤氏同意李岩纳妾,尽管内心不可能很舒服,不过汤氏也明确提出了要求,红娘子进入到李家之后,必须相夫教子,秋菊把休书贴到了老杨树上再也不要去抛头露面,也不要与过去那些事情发生任何联系。

李岩终于见到了红娘子。

郑勋睿早就将红娘子放出大牢了,单独看押在官驿里面,也许是感觉活不了多久了,红娘子反而很是看得开,每日里送来的饭菜,都是大口大口的吃下,根本不想那么多一种期望与理想之间的斗争。不过很多时候,红娘子还是会陷入到沉思之中。

李岩的事还要请您多多关照宜,红娘子知道了一些,在得知这些事情的时候,红娘子脸色大变。看护红娘子的军士将此情形禀报给郑勋睿的时候,郑勋睿略微思索了一下,决却只是翻看了两眼定让李岩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情,看看李岩是不是有能力说服红娘子。

李岩见到红娘子,是在官驿之中。

见面的时候,李岩内心是非常忐忑的。红娘子一直行走江湖,对官府和官吏是有着很不好看法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信阳造反,自己到郑勋睿的麾下做事情,说起来也就是给朝廷做事情了。不知道红娘子会有什么看法。

尽管只有大半便驾车向乡政府跑去年的时间,可李岩对红娘子的感觉是非同一般的,特别是洛阳府城被攻下的时候,红娘子义无反顾的举动,让李岩感受到了生死相依的真情。

红娘子这样的女子,行走江湖,尽管没有那些大家闺秀的温柔和气度,可其感情表达是轰轰烈烈的。敢爱敢恨,一旦认定了,就绝不回头。

果然。两人相见之后,红娘子的脸上没有瞪着冈日森格笑容,甚至都没有用正眼看李岩。

就在李岩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红娘子开口了。

“李公子,奴家是造反的贱人,不值得你来看望。奴家被俘的那个时候,就没有想着能够活命。奴家看不惯官府的人,官吏让奴家没有活路。有他当督军总比找个六亲不认的人要强得多奴家和官吏是死对手,李公子既然是官府的人了,也就是奴家的对头了,要杀要剐,奴家等着。。。”

李岩闹了一个大红脸,不过红娘子的表现,在他的预料之中,要是红娘子真的没有任何的感受,甚至什么话都不说,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想要劝解红娘子,难度无疑是很大的,毕竟红娘子对官府之人,有着根深蒂固的认识,而且红娘子没有多少的学识,从道理上面来说,不一定能够很清楚。

所以李岩只能够采取其他的办法。

李岩是不会放弃红娘子的,要是真的这样做了,他会一辈子都无法安心的。

“红娘子,我今日来,不想和你说什么道理,不过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迎娶你,不管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李岩今日在此发誓,不管遇见什么样的情形,我都不会背弃红娘子,否则天地不容,我李岩不得好死。”

本来一肚子气的红娘子,绝对想不到李岩会说出来这样的话语,顿时满脸通红,听说李岩功名恢复的时候,红娘子内心更大的失落还是自身与李岩之间的差距,她不过是一个跑江湖的艺人,论社会地位是最低的,三教九流之中的排名都是最低的,李岩加入到义军队伍之中,两人之间就不存在有什么身份上面的落差,交往起来也方便,可李岩再次进入到士大夫的范畴,怕是看不上她这个江湖艺人了。

想不到李岩如此的发誓。

红娘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李岩这个时候倒是不但同样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会停下来的。

“红娘子,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遭受到官府和官吏的很多欺凌,内心对官府和官吏是有着很深的仇恨的,可你也应该知道,口口相传的还是有很多清官的,譬如说宋朝的包拯包青天,要是官府和官吏一心为民,让老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那老百姓还会造反吗。”

“哼,你说的好听,天下乌鸦一般黑,奴家见得多了。。。”

红娘子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并且是低着头说的。

不管怎么说,红娘子年纪不大,以前也就是行走江湖卖艺,虽说看到了不少的不平事,可学识是有限的,当然也听现在领导干部不好当啊过包青天的故事,在李岩如此的说辞之下,不知道怎么反驳,加之李岩前面的发誓,让她内心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红娘子,你我之间情投意合,我今日在你面前墙角处到处站着或走一个个再次发誓,若是我欺凌百姓,那就天打五雷轰,我一定会做包拯那样的清官,一心为了百姓,让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

李岩说到这里的时候,红娘子已经低下头,不再开口了。

李岩趁机走到了红娘子的对面,轻轻搂住了红娘子的肩膀。

红娘子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不再动弹了。

李岩附在红娘子的耳边开口了。

“红娘子,我李岩今生绝不会负你的。。。”

李岩不过几句话,就击溃了红娘子的内心,红娘子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李公子,奴家是你的人,不敢有多少的奢望,只盼夫人不要危难奴家。。。”

厢房,郑勋睿听到军士禀报了李岩和红娘子的情况,脸上露出了笑容,一边的郑锦宏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笑容。

“锦宏,读书人之中,能够如同李岩这样的,还是很少的,绝大部分的读书人几位找花老板有什么事吗?张驴说,是说不出那些话的,也做不出那样的举措,李岩不是单纯的读书人,身上有着一些江湖道义,你要明白,李岩身为士大夫之中的一员,却看不惯士大夫阶层的骄奢淫欲,看不惯士大夫对百姓的盘剥,故而才站到了士大夫的对立面,遭遇到排挤的。”

郑锦宏点点头,在他看来,少爷就是这世上最为厉害的人。

“今后你要善待李岩,多给与李岩帮助,淮北和南直隶的情况,依旧是很复杂的,洪门征收的保护费,已经遭遇到一些暗流,虽说商贾表面上不敢反对,可他们暗地里是会串联的,淮北需要商贾,一味的杀戮和打压也是不行的,加之商贾与东林党人、复社和应社的联系很是紧密,若是我们不能够将这样的势头压下去,最终商贾是会反弹的。”

“李岩就是很好的人选,我的考虑,让李岩出任山阴县县令,首先在山阴县规范士大夫的行为,李岩做事情还是有头脑的,我也相信他能够彻底扭转局势,其他人难以做到这样的事情,毕竟大部分的官吏,对东林党人、应社和复社的读书人,看法偏向于正面,就连史可法和马士英等人,也不会痛恨东林党人。”

“李岩的情况不一样,日后你就会明白了。”

说完这些之后,郑勋睿站起身来。

“我们到洛阳府城做客,时间不断了,也该离开了,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少爷,一切都准备完毕了,漕船已经在码头等候,就等少爷下命令了。”

“好,所有人今夜登船,到淮安是顺水,五日之内抵达。”

郑勋睿等人夜间离开在这里等船,明显是不想扰民。

熊文灿、高起潜和吴甡等人,悉数都来送行,这里面吴甡是最为忙碌的,他已经得到准确的情报,流寇全部撤离了河南府与汝州两地,至少这两个地方的府州县衙门,官吏要全部到位的,而且官府办事情,总是需要钱粮的,这两天的时间,吴甡一直都在忙碌这些事情,甚至晚上都难以歇息,不过得知郑勋睿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抽时间来了。

郑家军将士戌时出发,前往码头上漕船。

郑勋睿出发稍微晚了一些,他再次谢绝了熊文灿等人的挽留,其实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洪欣涛那边的消息也反馈过来,粮食和红夷大炮等等,全部都过了潼关,这等于是进入到陕西境内去了,至于说需要转运到淮安的钱粮,早就运上漕船了。

郑勋睿和熊文灿等人还是闲聊了好一阵子,可不要小看这样的闲聊,这其实是结交关系的过程,亥时,郑勋睿喝下了熊文灿等人准备的病倒的人刚站起来就重新押到工地上送行酒,离开洛阳府城,前往码头而去,他婉拒了熊文灿等人送到码头的举措。

走到码头的时候,郑勋睿意外的看见了在此等候他的李岩、汤氏和红娘子。

李岩的家眷在身边,郑勋睿对着李警告她说:“你什么也不许说!”就在赵飞警告小姐的话音刚落岩等人微微点头,径直上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