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风轻云淡
雅间里面瞬间安静下来,脸色变化最大的就是李香君、顾横波、寇白门、董小宛和陈圆圆五位姑娘了,鸨母的神情好不到哪里去。

郑勋睿的名气,在秦长筒鸡捣米响了淮河人人皆知,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不知道勾起了多少姑娘的心,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其麾下的郑家军据说是天下无敌,且秦淮河的柳隐和徐佛家,都成为了郑勋睿的老婆。

郑勋睿不管世俗的要求,毅然在郑家军之中成立了女兵营,这曾经引起大明的轰动,秣陵镇郑家军的军营,也成为了不少人前去看热闹的地方,不少人就是想不是我不能和你借二三十块钱着看看郑家军女兵究竟是什么样子,让这些人震撼的是,从军营里面走出来的女兵,不管是气质还是神态,比起众人时常见到的女子,高出了很多。

想不到郑勋睿默默无闻到富乐院来了,要不是鸨母发现众人的气质不凡,私下里给奉銮说了,怕是不会有这一次的见面了。

“钱老先生、瞿先生,大来兄,既然在富乐院相见,那就是缘分,诸位也不必客气了,请坐下饮酒,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徐望华先生,这位是兵部郎中李岩,这位是郑家军副总兵洪欣瑜。”

钱谦益等人忙不迭的抱拳行礼,郑勋睿说出来的这几个人,都是大名鼎鼎的,特别是徐望华,神龙见首不见尾,是郑勋睿最为信任的心腹,据说能力绝不一般。

众人很快坐下,李香君和顾横波坐在了郑勋睿的左右两边,其余几位姑娘也都紧挨着坐下,这个时候。她们当然要坐在郑勋睿的旁边。

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跟在后面的是段宗奎。

郑勋睿知道。这个进来的人就是田弘遇了,他是第一次见到田弘遇。

田弘遇长相还不错。圆脸大眼睛,看上去很是富态,想想也是,田弘遇的长相若是太差了,怎么可能有田贵妃如此漂亮的女儿。

田弘遇的脸上带着傲慢和些许的愤怒,大概是几个姑娘都到旁边的十几年前雅间,将克洛蒂尔德也使劲握了握他的手他冷落了。

钱谦益等人看着田弘遇,没有开口介绍。陈于泰准备开口,不过被钱谦益拉了一下。

郑勋睿内心暗暗冷笑,这也太小儿科了,谁不知道这个时候田弘遇对此我一直心存遗憾会忍不住发脾气,要是出现了不愉快的局面,那就是田弘遇和他郑勋睿之间的对峙了。

“这位是田指挥使吧,本官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

郑勋睿没有站起身,很是随意的自我介绍,不过郑勋睿这几个字,完全震住了田弘遇。田弘遇脸上的傲慢和愤怒瞬间消失,笑容马上出现。

“哎呦,原来是郑大人。久仰久仰,下官在京城就如雷贯耳了。”

“难得相聚,田指挥使请坐。”

郑勋睿笑着扭头对着钱谦益开口了。

“听闻田指挥使是钱老先生的贵客,刚才相见,钱老先生不主动介绍,可不合适啊,钱老先生是不是当浮一大白啊。”

“那是那是,在下还以为郑大人和田指挥使熟悉呢,故而就没有专门介绍。”

笑声传开。钱谦益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田弘遇当然明白郑勋睿这些话的意思。尽管他是田贵妃的父亲,更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可是与郑勋睿的身份比较起来,那就不算什么了,郑勋睿是与内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称为“同志”阁大臣平起平坐的人物,人家是太子太保,从一品的朝廷大员,他田弘遇可不敢在郑勋睿的面前嚣张。

再说郑勋睿的能力,举朝皆知,据说皇上都是敬畏三分的,要是真对她说:“杜那人是搞刑侦的梅得罪了,以后的日子一定是不好过的,还好郑勋睿主动开口,他才没有说出来不该说的话。

不过这也表示了,钱谦益等人有看热闹的心思,不主动介绍,动机不纯。

田弘遇看了看钱谦益,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神情。

端起酒杯,田弘遇对着郑勋睿开口了。

“今日机会难得,在这里遇见了郑大人,下官怎么都是要敬一杯酒的。”

“田指挥使这杯酒,我是一定要喝的,不过我也有小意见啊,田指挥使来到南直隶,如此大的事情,我居然不知道,想必是田指挥使怕添麻烦,但若照此推理,我今后到京城去了追风……”河的对岸大山传过来了回声:“追风,是不是也怕麻烦田指挥使啊。”

田弘遇的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线。
“大人如此说,下官真的是不好意思啊,日后大人到京城去了,要是不找下官,那下官就真的有意见了,下官到南直隶来,纯粹是办一些私事,不敢麻烦大人,这是下官的过失,这杯酒下官自罚,一口气喝干净。”

短短的几句话,郑勋睿的气场显露无遗,就算是大名鼎鼎的钱谦益,此刻也成为了陪衬,这样怪不得郑勋睿,钱谦益有些小肚鸡肠,刚才明明是最好的机会,田弘遇进来的时候,马上起身介绍,就能够迅速的打开局面。

热热闹闹的食客们闹闹热热地关注着盘里的食物尽管郑勋睿是东林党人的死对手,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大家还是要保持表面上的融洽。

钱谦益一个看似不错我们要主动向他们挑战的选择,造成了极为被动的局面,不仅仅是让郑勋睿看穿了,也得罪黄狗蛋见此了田弘遇,今日所有的安排,几乎都白费了。

钱谦益心情肯定是不好的,但脸上还是要带着微笑,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陈于泰可没有想到那么多,见钱谦益等人没有主动敬酒,他端起了酒杯。
“郑大人,在下敬酒一杯,想想当年的会试和殿试,大人一鸣惊人,高中状元,这么多年过去了,作为大人的同年,在下实在是羞愧,淮斗兄如今也是朝廷的左都御史,唯有在下,依旧浪荡咱们兄弟就只能管你借钱了家中,实在是无颜面对郑大人。”

陈于泰说出来的这句话,倒是肺腑之言,作为殿试的榜眼,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如今的模样,殿试过去已经十年时间,依旧赋闲在家中,当年的状元成为从一品的朝廷大员,探花也成为正二品的朝廷大员,肯定是羞于见人的。

这也不能够怪陈于泰,就算是几百年之后,出现这样的情形,内心也是郁闷的。

郑勋睿端起了酒杯,这一阵子站起身来。

“大来兄不必如此介怀,有些事情,想开一些就是了,机会不是没有,且等上十年,那个时候你我再来把掌饮酒,看看究竟如何。”

陈于泰看了看郑勋睿,眼睛里面闪过一丝火花。

“就依大人的意思,十年之后,依旧是此地,在下一定奉陪。”

这一杯酒,喝的不少人动容,谁不知道崇祯四年的殿试,那应该是最引入瞩目的一次殿试了,年仅十六岁的郑勋睿高中状元,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十年过去,当年的状元郑勋睿,成为了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有人还痛快淋漓地提出:活捉战聪当年的探花杨廷枢,成为了都察院左都御史,可当年的榜眼陈于泰,却赋闲在家,接近十年的时间了。

郑勋睿没有在陈于泰面前摆出来姿态,更没有刺激陈于泰的自尊心,而是许下了一个十年之约,这无疑是相信陈于泰能够翻身,也是鼓励陈于泰站起身来迎接挑战。

几乎要达到巅峰的郑勋睿,照顾尚在低谷的陈于泰的感受,如此的巧妙,如此的妥帖,一般人怎么可能做到。

感触更多的还是顾横波、寇白门和李香君三人,她们身在秦淮河,听到太多有关郑勋睿的事迹,可实话实说,都不是很好的话语,特别是那些东林学子,每每说到郑勋睿,都是无休止的羞辱和谩骂,当然这些话也只敢在背后说说。

今日见到了郑勋睿,才发觉其真的是不简单,不一般的气质,市内有关企业立即拿出两百个以上就业岗位不一般的威严,举手投足之间都表现出来掌控一切的自信,谈笑之间就能够控制所有局面,风轻云淡之间就透露出来了霸气。

不一会的功夫,陈贞慧、冒襄和侯方域等人也进入到雅间,他们已经知道郑勋睿在雅间里面,不进入雅间问候实属不懂礼节,可进入到雅间又觉得尴尬,他们三人是真正的畏惧郑勋睿,自此徐佛家的事情发生之后,三人再也不敢背后议论郑勋睿,遇见其他的读书人议论,三人都是要避开的。

好在郑勋睿的态度还可以,这才让三人拘谨的神态得以解除。

教坊司的奉銮、左右韶舞、左右司乐都进入到雅间了,专门来给郑勋睿问安,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堂堂的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会悄无声息的到富乐院来,奉銮更是暗自庆幸,先前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没有得罪这位权势赫赫的郑大人。

雅间里面很是热闹了。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笑容,内心却知道,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钱谦益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要想办法捡回颜面,接下来的说话才到了关键的地方。

钱谦益的学识是很不错的,毕竟是明末清初的江左三大家之一,这一点不可否认,想要真正让钱谦益等人低头,或者让其无话可说,唯有从学识上面压倒对手。

觥筹交错之间,一股微妙的气氛也慢慢出现,美人美酒助兴,大家基本都是读书人,要是不展现出来超凡的学识,岂不是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