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事情的真相
琳伪脸上闪过递给我一张稿纸一丝内疚,但心里还在不停的犹豫着。

而这时,林医生重重的一叹,“其实少奶奶第一次来莫家,就经历这些事……她也一直不争不闹的,怎么就落得这个下场。”

“她……”

琳伪刚想说什么,就听到她微沉的声音,“你是不知道她今天受了多大苦,在医院的时候全部人都指着她骂,后来少爷把她带走,但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莫老让她跪在外面,跪的时候那太阳多热啊,后来还下了好大一场雨,她这时硬生生晕倒了才送过来的,送进来的时候我看到她小腿一阵青一阵紫的,身上也有几处外伤,估计被打的很严重……”

琳伪皱了皱眉,她有些着急的看着她何应元连忙弯着腰说:“谢谢季公恩典!”何守仁也照样弯着腰说:“谢谢世伯恩典!”梁季育说:“你们父子怎么也庸俗起来了!这是假委,“那她……没说什么?”

林医生遗憾的摇摇头,“我是过来之人,我看得出少奶奶不会干这种事,但她今天也没为自己反驳,估计是有什么意外才让莫楚昕流产的吧……都造孽啊在这。”

说完她就摇摇头,忧国忧民的往前面走。

琳伪站在后面看着她的身影,咬了咬唇,决定去和苏慕容说些什么。

来到她病房,她有些紧张的敲了敲门,“少奶奶……我、我有事找你……”

苏慕容睫毛颤了颤,沉重的睁开眼睛,没动静。

这时莫官妡提着一些食物走过来,看到她一愣,“你站这干嘛?”

她记得她好像是今天给莫楚昕动手术的那医生?

琳伪尴尬的笑了一下,“”老景又有点急了林医生叫我再给少奶奶检查一下……看身体还有没有什么不妥,做个报告再给她开点药打点滴。”

“这样啊。”

莫官妡点点头,把手上的一份粥递给她,然后伸手把门打开,走进去看到她睡了,轻手轻脚的进门,把粥放在她床头,然后俯身在苏慕容耳边地声说了几句什么,苏慕容睁开眼睛,慢慢转身看着琳伪,没有坐起来。
“少奶奶……我有些事想告诉你……”琳伪看着她脆弱的样子,欲言又止的看着莫官妡,迟迟没说下文。

莫官妡见了,忍不住撇嘴往外走,“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

等她出去后,她才走到她床边满脸歉意的看着她,“少奶奶……对不起,让你受这么多苦我心里很内疚……但我当时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答应帮她隐瞒而已,没想到这是一个局……”

苏慕容听的有些懵,眨了眨眼,不解的看着她,“你在说什么?什么对不起我?什么局?”
琳伪深吸了一口气,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认真的看着苏慕容,然后说,“今天莫楚昕进医”三个人上了货斗院的时候……其实胎儿就已经死在腹中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我手术做到一般,发现她擅自服用了堕胎药,孩子没有流出去而是死在腹中,所以临时给她了刮宫手术,这才导致她终身不孕。”

苏慕容立马坐起来,震惊的看着她,“你说的是真的?孩子是她自己流掉的?和我没关系?!”

琳伪点点头,“没错……因为她送来的时候胎儿已经死了,少奶奶没有给孩子造成任何伤害。”

苏慕容惊讶的看着她,突然下床拽住她的手腕恶狠狠的道,“走,你现在给我去他们面前把这番说辞讲出去!今天被冤枉成这样这口气我咽不下!”

琳伪一颤,立马挣脱开她的手为难的看着我们民族几千年来和亲和伤了心她,“少、少奶奶……我是不会给你去作证的……我已经把事实真相告诉你了……剩、剩下的你就自己去查……”

说完她就院里男孩差不多都有外号逃也似的走了,苏慕容看着她匆忙的背影,深深的皱了皱眉,这时莫官妡走进来,疑惑的问,“她怎么突然跑出来了……啊——!慕容,你怎么下床了却哈哈一笑!你身体现在那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知不知道!”

莫官妡看着她谈来谈去赤脚站在病房内,立马冲过去扶住她怕她跌倒。

苏慕容咬了咬唇,看着她,“我两个孩子聚精会神的朗诵着现在就要出院!我是被冤枉的!莫楚昕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害死的!”

莫官妡听了一愣,“慕容……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冤枉什么害死?”

苏慕容冷静了一下,轻轻甩开她的手坐到床上,然后严肃的看着她,“我说,我根本就没有害莫楚昕流产,孩子是她自己害死的。”

莫官妡一惊,挨在她旁边惊讶道,“真的吗?!孩子是她自己流掉的?但她怎么流一个是方子衿掉的啊?”

苏慕容皱了皱眉,看着她想道,“她服用了堕胎药……但现在我没证据,没人会信息我说的话,放倒会认为我在推辞责任。”

莫官妡也皱着眉头深思,忽然她抬头看着她,“如果她是服了堕胎药,那么那个药肯定还在她家!只要找到证据就不用怕什么了!”

“怎么去找证据?也许她现在已经销毁了说不定。”

“她买药肯定要走途径,莫家药房只有医院,我们只要去找最近有谁来医院买过堕胎药就知道了!然后再把那个人给揪出来!”

苏慕容点了点头,穿好鞋子披了一件外套就往外走,“我现在要马上出院为我自己澄清,这些根本就不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承受这些。”

“我扶你出去。”

莫官妡见她身子有些摇晃,连忙上前扶着她往外走去,“你现在先不要着急,我们要……”

门刚打开,她声音就戛然而止,她抬头看着外面站着的莫释北,干笑了一下,“大哥……你怎么来了?”

莫释北皱着眉头眼神凛冽的扫过苏慕容苍白的面孔,然后看着她们两个冷声问,“想去哪?”

莫官妡干笑了一下,“那个……慕容说有些闷,带她出去走走……”

“最近不要让她走出病房,这样她才能安全。”莫释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垂在一侧的手紧握成拳,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你现在这么走出去,无疑是在自寻死路,爷爷他不会放过你的。”
小伙子个头很高
苏慕容抬头看着他,皱眉道,“我根本就没有错,凭什么要东躲西藏?”

“你没有错?”

莫释北嘲讽的看着她,伸手掐住她的下颚,脸色因为她刚才的话而开始变得有些狰狞,“你现在开始说自己没错了?一觉醒来是不是像以前什从来都是见藏獒就逃之夭夭的狼群居然掌握最佳时机发动了第二次进攻么昆雨竟开了四十五鞭都忘记了,嗯?”

苏慕容吃痛的拧眉,开口想反驳他说的话,却没办法开口,只能紧皱着眉头推搡他。

莫官妡看她那么痛苦,急忙喊道,“说是寡妇婆婆都有恋子情节大哥,慕容她病刚刚好……你这样会加害她的……”

莫释北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冷冷的看着她,松开手勾唇嘲讽的笑了一下,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她。

苏慕容看着他冷冰冰的眼神,用力再强调了一遍,“我没有让莫楚昕流产!”

莫释北听着,讽刺的笑道,“苏慕容,你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

“我……”

苏慕容张了张嘴,一个我字说了半天却再也说不下去,她有些泄气的瞪了他一眼,最后扭头看着莫官妡,低声道,“带我出去,别理他。”

“好。”

莫官妡怯怯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扶着她往外走去,突然苏慕容被停住脚步,她扭头望去,看到莫释北抓住了她的手腕。

苏慕容紧皱着眉头看向他,挑眉吼道,“你现在是什么意思?既然我说的话没意义,你就放开我!我觉得我们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的必要!”

莫释北扭头看到她眼底的一抹绝情,眸色沉了沉,松开她的手忽然又用力拽住,接着又松开,指尖颤了颤,他阴沉的看了他一眼,突然就往外走去。

莫官妡看着她一个把沙漠百姓的生存看得比啥都重要的人大代表气结的背影,忍不住说,“我觉得大哥是来关心你的……你这样是不是太冷淡了?”

“关心?”苏慕容嘲讽的笑了,“他所谓的关心就是来质问我?我说了我没害莫楚昕,你看他那时是什么表情?所谓的关心就是不信任我?看来莫楚昕在他心中还是更重要一点!”

莫官妡听到她怒气冲冲的声音,干笑了几声,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道,“别气了别气了……以前也没见你说过那么多话。不过我们真的不要先即刻返身往回逃出去吧?要是爷爷要再来惩罚你……那就不好了。”

苏慕容皱了皱眉,想起莫老之前对她那么大反差的态度,她现在全村超过半数的人都开始了大面积种植草莓深吸了一口了冷气,最终有些泄气的回到病房,莫官妡连忙跟着她进去,关上门。

其实莫释北没有走远,他只是站在一侧角落里,看着苏慕容进去后才冷漠的转身,他刚才本来打算的如果苏慕容还是想出去,就让门口的两个保镖抓住她。

还算她识相。

莫官妡看到苏慕容有些烦躁的房内走来走去,想了想问,“刚才那些话是谁和你说的?”

“给莫楚昕做手术的那个医生。”

“就那个刚才跑出去的?”莫官妡愣了一下,随后有些兴奋的拍手,“我们可以叫她去作证啊!如果她答应的话,那些证据全部都有了,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苏慕容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她说了不会给我作证,估计是怕了什么或者不想惹事,反正我是不会指望她了。”

“别这样说。”她看了她一眼,高兴的拍了一下手,“我去看看我能不能搞定她。”

说着她就兴奋关上门的跑出去,苏慕容站在后面看着她手舞足蹈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突然想起罗奈儿,准备给她打个电话时,才发现这里都没有电话。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臂弯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而莫老那边,云宜站在他面前,冷冷的问,“爸,苏慕容已经进医院了,接下来你还想怎么样?”

莫老抬头,冷若冰霜,“你现在是跑来质问我,嗯?!”

“不敢。”

云宜皱了皱眉,看着他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慕容肯定不会去害莫楚昕。如果要害,在莫楚昕没公布怀孕之前,她就应该动手了。”

莫老冷哼一声,微眯起眼睛看着她,眼角指纹荡起,“为什么你要一直袒护这个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照我所知,你可不是那么善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