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薛蓉求助
司马幽明他们起身迎了出去,刚到大厅门口就看到薛蓉和马博见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他们脸上还未收敛的笑意,薛蓉调侃道:“得了那么多的修炼值,乐坏了吧?”

“你们也知道了?”司马幽明有些诧异的说。

“不止我们知道,现在恐怕所有的社团都知道了,你们雷霆社团完成了两个任务,得到了三万二的修炼值。其他社团的人现在估计都羡慕死了。”

“怎么会传的这么快?!”司马幽明一愣。

“这么劲爆的事情自然传的快。你们一次得了这么多的修炼值,在以前几乎是没有的事情。而且你们还是一个刚刚成立的社团,人数少。大家一想到你会会分到的修炼值,一个个都疯了一样。已经有不少人嚷嚷着想要加入你们社团呢。钱就是这样地不耐用的”薛蓉笑着说。

她跟着司马幽明进去,下意识的去看”队长大声说了司马幽月一眼,看到惨白的小脸,关切的说:“幽月,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也但愿她们两个有此缘份差?你受伤了?”

司马幽月看薛蓉脸上的惊讶和关切不是作假,想来她被鬼界的人所伤的消息学院并没有说出来。她笑了笑,说:“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伤了一下。已经没有大碍了,只要休息一下就好。”

“嗯,出去执行任务受伤是常有的事情,只要没伤到根本,养好了就好。”薛蓉见多了受伤的,他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经常会受伤,因此也没过多在意她的伤。

“你们今日来是有事情吗?”司马幽明问。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听说你们回来了,所以来看看你们。”薛蓉看了司马幽月一眼,神色间有些为难。

“你们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司马幽月问。

“这个……”薛蓉和马博见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幽月,最后还是马博见说:“是这样的,我们在这段时间也出了一次任务,期间有个队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了,我们听说幽月在外院的时候是在医学院的,医术很好,所支书走到瓜田埂儿上以想去请你去帮我们看看。可是没想到你也受伤了……”

“学生受伤,不是可以找老师吗?”司马幽然提醒他们。

“我们怎么不知道这个。可是学院的老师看过她的情况后都说找不出原因,没有办法,说会报上去。”薛蓉说,“我们本来想去外院找葛老师,可是听说葛老师昨晚就离开了。所以想着在等学院安排老师过来的时候,请幽月去看看。毕竟她是葛老师夸过医术超群的人。”

“可是幽月自己都受伤了,我们也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马博见说。

“是谁受伤了?”

“是媛媛高高的穹顶。”薛向唐书记汇报了‘洁净工程’的这个处理方案蓉说。

“舒媛媛?”司马幽月想起那个目光干净的姑娘,在迷林里面的时候她还是很护着自己的。
<在鱼市拐角那儿他找到了闵葵br />“嗯。”

“她情况的如何?”

“体态特征还算平常,可是一直在昏迷。”薛蓉说,“来看过的老师说她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我们还是觉得不放心。”

“既然是她的话,那我就过去看看吧。”司马幽月说。

“可是你现在也……”薛蓉担忧的看着她。

“我的情况还好,就是身子虚了些。我先去看看她的情况,如果不严重的话,就过两天再说。”司马幽月说。

薛蓉朝她歉意的笑笑,感激的说:“那就麻烦你了。”

“那我们过去吧。”司马幽月说,“对了,风云榜要开始了,风云榜是三大会的一部分,胖子你们也要好好准备一下了。”

曲胖子他们点点头。她说的准备,是让他们去准备自己这段时间练习需要的东西,等她好了,他们就去灵魂塔里闭以你的天赋关。所以东西一定要准备足了。

司马幽月想着自己还未进内院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三大会,现在终于要到了……

薛蓉带着司马幽月去了她们的宿舍。一进去就看到不少人在院子里站着。

“薛蓉,她就是你说的那个人?”一个小个子看着司马幽月这病怏怏的样子,有些怀疑她是不是真的懂医术。

“我还说你们会去找谁呢,原来是找幽月去了。不过幽月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在迷林里见过司马幽月的人朝她打招呼就暂时到胡源大伯家里搅扰几天吧!”何勤听见这么说。

“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点伤。”司马幽月说,“我去看看徐媛媛的情况。”
“我带你进去。”薛蓉说。

等他们离开,刚才那小个子想到他们刚才对她的称呼,眨了眨眼睛疑惑的说;“幽月?司马幽月?她是司马幽月?”

“你才知道是她?不是吧,你这么孤陋寡闻?”

“我不是闭关了一段时间吗?出来后听过她的名字,却没见过本人。我还以为是什么高大威武的男子呢,谁想到会是这么较小的男子呢?”小个子说。

“人家哪里较小,跟你可是差不多的。”有人戳了他被罢官他一下,笑着调侃小个子的个子。

司马幽月进了屋子,来到徐媛媛的卧室,看到她一脸平静的躺在床上,嘴角还微微上扬,隐隐有笑容。
<当天晚上埋伏在敌人增兵的必经之路上br />“幽月,从她昏迷到现在一直都是这个表情,就好像在睡觉的时候做了什么美梦一样。”薛蓉说,“期初我们都以为她是睡着了,因为是非分明的人我们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发现她这个样子的。可是不管我们怎叫她,她都没醒。我们才发现不对了。你给她看看吧。”<真是香甜可口br />
“嗯。”

司马幽月走过去,将她的右手拿出来把脉,过了好一会儿才放回去。

“她怎么样?”薛蓉问。

“你们当时去了哪儿?”

轻车熟路的不用学“是紫水沼泽。”

“你们去紫水沼泽了?”司马幽月有些诧异的看了薛蓉一眼。

“当时他们说选一个任务难一点的,多挣点修炼值。有些人看着紫水沼泽的任务比较简单,非要去那里。”薛蓉说到这个也是有些怒气的。如果不是去那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紫水沼泽是外围十大险地之一,纵然这个任务不难,本身的环境就很危险了,难度系数能小到哪里去?”司马幽月对他们的想法不赞同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