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绑架了
到最后,莫释北还是老老实实,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让人钻了空子,等下次再有好的项目,我会处理好再让你接手。”

苏慕容不由地抬起脸看了莫释北一眼,看着他一眼认真的样子,心里也稍稍好受了一些,她说道:“不是我说个我在这个地方吃过亏的人恩怨,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顾念能知道,实在是太奇怪了,你看这其中……”

莫释北一听,也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之前苏慕容质问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他点了都没有关系?你老人家不了解青年人的心事点头,说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些蹊跷,我会去调查的,不过你别肉疼就行,我会跟开发商打招呼,让他们的建材从你们这儿引进。”

“这样,果然我的心也没有那么疼了。”苏慕容夸张地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一脸俏皮的说道。

莫释北不由地伸出一根手指头,捏了捏她的脸颊,而后说道;“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今天就先这样了,要是下次没有给我打招呼就跑出来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知道了。”苏慕容扭头扮了一个鬼脸,又忽然冲上来,搂住了莫释北的根亮腿一收脖子开饭店的是个矮胖男人,在她脖颈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莫释北那冰冷的脸似乎也稍稍缓和了一下,顺手就在她那丰满的臀部用力地捏了一把,这才满意地说道:“我让沈渊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难道你现在不用出去?”苏慕容何其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莫释北接下来的行程。

莫释北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苏慕容,当下也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你自己打车回去,我和沈渊要去一趟Y市,晚上赶回来和你吃晚餐。”

“没问题!”苏慕容笑的轻松。

就在这时候,沈渊忽然敲门走了进来,看了苏慕容一眼之后,便走到莫释北旁边,小声地汇报说道:“莫总,那两个电话我已经查过了,是从Y市打来的没错,不过是公用电话,就算是查到了地址,也没有用了。”

莫释北一听,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看了沈渊一眼后说道:“那附近的监控录像呢,只要找到那个电话听,再去调附近的监控录像!”

“我知道了。”

沈渊似乎没有想到这一层,经过莫释北这么一提醒,也立马转身往回走。
<从张亮那猥琐的神情上看br />苏慕容有些好奇地看着嘀咕得到两人,不禁吃醋地说道:“你们两个人在密谋什么呢,还有什么是不能让赵老歪有些狼狈我知道的。”

“没什么,外面那帮闹事的人我得亲自去处理一下,这次这么有组织,又是训练有素的安排,就连媒体也知道提前预约,要说没有人在后面安排,我还真的不信。”莫释北冷笑一声,似乎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苏慕容一听,也不由地点了点头,很显然这次对方针对的不仅仅是莫氏,更主要的还是苏氏,他们这是要断了苏氏和莫氏之间的联系。
可他们一定没有想到,莫氏的这个工厂,建成之后本来就是要送给自己的礼物。

一想到顾念临走前那带着几分怨念的眼神,苏慕容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这大夏天的,她竟然起了鸡皮疙瘩。

忽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整件事情都是顾念在其中穿针引线,难不成……

不过,苏慕容还是没有明说出来,既然自己都这会儿还想外国娘们儿不?不如先牵条公牛干干你……哈哈……”一阵粗糙的大笑引发了满屋笑声能猜到的问题,莫释北自然也能猜到,这些话不需要她多说。

当下,苏慕容点了点头之后,便要出去。

剩下莫释北在办公室里,简单地处理了一下文件,就见沈刚进村口渊大步走了进来,而后神情有些兴奋地说道:“莫总,找到了,您果然猜得没错。”

听到下半句,莫释北嘴角不由地微微上扬,眼里划过一丝冷意,他将沈渊手里的优盘拿了过来,一插到电脑里,之前的录像视频就直接出来了。



事情发生在下午,细雨朦胧,一个身着长款风衣,带着帽子的男子迅速钻进了电话亭,看样子正在打电话,没过多久电话就挂了。

“应该就是他没错了!”沈渊微微眯着眼睛,指了指画面中的人物说道。

“去调查,到底是什么人!”莫释北眸子一皱,便冷声说道。

另一还经常奉劝乡邻们不要动不动就上访边,苏慕容刚走出公司大门,忽然就听到旁边有人叫了一声:“莫释北!”

苏慕容不禁有些好奇,莫释北不还在办公室么,当下也没有多想,转身就朝拐角走了过去。

也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苏慕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大蛇皮袋子就直接套在了苏慕容的脑袋上,而后整个人就被人抬到了一旁的车上。

“你在后面给她看着,别让人给跑了。”

“放心吧,你快开车,我给莫释北打电话。”

依稀中,苏慕容听到了两个男子对话的声音,不由地微微皱眉,她稍稍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我就只有站在她的树荫下啊!”我看见姐夫笑是笑了,就被男子冷声呵斥道:“老实一点,别逼我动手。”

因为肚子里还有孩子,苏慕容也不敢大意,心想自己最近也没有和什么人结仇,到底是什么人要害自己。

而且,看样子对方也是有备而来,直接就要给莫释北打电话,难不成是商业上的敌人。

车子一路颠簸,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苏慕容昏昏沉沉都要睡过去的时候,车子才戛然而止。

苏慕容的身体撞在了前面的椅子上,她的眼眶湿润了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身子又是一轻,直接被人抬下了车。

随后,苏慕容身上的蛇皮袋才被人解开,当下,苏慕容也迅速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是在一个不大的民房内,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周围都是破破烂烂,满地灰尘。
<觉得包云河在大会上这样讲一个刚去世的前任br />苏慕容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冷冷地望着眼前一高一每个部门都要上节目矮两个男人,质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个子高点的,直接冷哼一声,威胁道:“从“大师兄现在起,不许说话,老老实实地在旁边靠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苏慕容他借机向苏珊提议道:“咱们去给金鱼喂点食吧?”他们在手中拿着一块面包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意,她也不敢太过又挑衅,老老实实地靠在了墙一边。

而矮个一点的男子,也立马围了上来,点头哈腰地说道:“刚哥,电话已经打通了。”

苏慕容听罢,心里顿时一紧。

要是这会儿她还不明白,就是有些犯傻了,如果只是单纯的要钱,那么这件事情就好办了。

莫释北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不由地皱了皱眉,冷声说道:“你是……”

“莫总是吧,我们是谁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老婆现在在我手上,识趣的话就朝卡号里打一百万,否则……”

电话里的声音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莫释北挂了。

随后,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便要给苏慕容打一个电话,好在电话立马就接通了。

苏慕容看着自己身边的手机不停地响着,心里也是干着急,很快那两个劫匪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不对劲,直接从苏慕容问她怎么啦身上夺走了手机。

“是莫释北打来的电话。”矮个男子拿着手机,笑呵呵地对高个男子说道。

“我来接。”刚哥一把夺过了手机,随后冷笑一声,说道,“看来莫总还是有些不相信我们啊,既然如此,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了,反正现在我们也是亡命天涯,拉个人垫背,我们也是死得其所了。”

莫释北一听到苏慕容的电话里居然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再联系到刚才的绑架电话,莫释北一下子就站起了,冷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挺好:“苏慕容在哪?”

“她就在我旁边,莫总放心,只要你乖乖地往我们的卡号打一百万,你的老婆自然也会好好地还给你,你要是不配合,敢报警的话,我也不怕……”

刚哥悠闲地点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出了一个烟圈,这才接着说道:“听着,我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要是钱还没有到账,下场你就等着吧。”

“等等!”莫释北连忙说道。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莫总?”刚哥一脸得意地问道。

此时,莫释北也很快地冷静下来了,他说道;“我可以立马给你打钱,不过转账不可能半个小时就到了,你现在必须让我知这不用瞒着道我夫人的安全,你让我和她讲两句话。”

刚哥一听,也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便说道:“那好吧,你听着。”

随后矮个男子便拿着手机蹲在了苏慕容的面前,一笑就露出了满口黄牙,笑呵呵地说道:“夫人,委屈你了,你老公要和你讲电话。”

苏慕容吸了吸鼻子,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她想要拿过电话,却是被矮个子拿的远了一些,开了免提,说道:“就这样说吧。”

“慕容,慕容,你在吗?”矮个子的话音还没落,就听到了莫释北十分着急的声音、

苏慕容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她用力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我没事,我很好,释北,你不用担心我。”

“你没事就好。”电话里的声音,像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声音也小了许多。

矮个男子满意地笑了,随后关了免提,就对电话里说道:“怎么样,这下你放心了吧,既然转账不方便,我给你说一个地址,你把钱扔在你对面的街心花园的假山那,记住不要叫警察,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