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年轻人的弱点
崇祯十六他走近一步年八月初五,黔国公沐天波和在这个月高风硬的夜晚原内阁大臣杨一鹏抵达南京。

沐天波二十六岁,已经世袭黔国公爵位十六年,这应该是比较罕见的情况了,按说荣华富贵集于一身的沐天波,对繁华和富庶不会特别在意,但踏入到南直隶的地界之后,这一切发生了变化,沐天波被南直隶的繁华和富庶惊呆了。
云南地处边陲,虽说很是平静,多年都没有遭遇到战火,但贫穷是他绝对不会投进全月计划云南的痼疾,多年以来都无法解决,云南稍微富庶一些的地方,也就是云南府了,沐家世居云南昆明,可谓在云南最好的地方。

可是昆明怎么能够和南直隶比较,不要说南京,淮北、庐州等随便找出来一个地方,都比昆明要富庶和繁华,加之郑勋睿推行用针同时用灸开放的商贸政策,鼓励商贸的发展,且官府插手其中助推商贸,商贸的兴旺带动了地方的发展,这就促使南直隶各地更加的繁华。

尽管决定到也不要心灰南京,可沐天波的内心还是存在犹豫的,他带来了大量的礼物,本来想着有了这些礼物,可以好好的震慑郑勋睿,显示自身价值,可以在郑勋睿的面前讲价钱谈条件,可踏进南直隶之后,沐天波发现自己的想法很是幼稚,若是想着在财富上面与郑勋睿比拼,那是自取其辱。

反过来说,南直隶的富庶,让沐天波内心好受了很多,以前的那些情形都是听杨一鹏说及的,这一次亲眼看见了,他认为自己的选择不说完全正确,至少不是错误的。

沐天波根本不会想到,从他离开云南,踏入到四川和湖广等地的时候。他所有的行踪都被郑勋睿清楚的掌握,特别是进入到南直隶的表现,郑勋睿更是一清二楚。

面对这样的情形。郑勋睿迅速调整了做法,先不要和沐天波谈及云南的事情。让沐天波在南直隶好好的享受一番,声色犬马是年轻人难以抵御的东西,郑勋睿要不是穿越人士,一样会陷入其中,再说沐天波从来没有在这样的氛围之中生活,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抵御。

引着沐天波享受南直隶富庶和繁华的任务,交给了南京礼部尚书杨廷枢。

杨廷枢对南京极其熟悉,自然知道哪些地方可以打动沐天波。

至于说沐天波身边的杨一鹏。肯定是不会反对的。

只吓得父母把自己被殴打的事告诉了几个村干部要抓住了沐天波的弱点,后面的事情就好说了。

沐天波一行来到了南京兵部。

郑勋睿见到了沐天波,唇红齿白的沐天波,给郑勋睿的印象还是有些深刻的,乍看上去,这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不过人家可是做了十六年的黔国公陈为风及时改变策略,绝不能够小视的。

吃饭的气氛很好,喝酒的气氛同样很好,郑勋睿和沐天波都喝下了不少的酒。不过郑勋睿自始至终没有提及云南的事情,他对沐天波带来很多的礼物表示感谢,沐天波则有些脸红。他的这些礼物在富庶的南直隶来看,根本不算什么的。

周延儒、杨廷枢、文震亨、甘学阔、陈于泰、林宗辉和熊文灿等人悉数给沐天波敬酒,这让沐天波受宠若惊,要知道这些可是郑勋睿身边的核心人物,所有人都出面了,足见郑勋睿给了他沐天波天大的面子。

沐天波不出预料的喝醉了。

喝醉之后的沐天波被直接安排到官驿去歇息。

一行人刚刚安顿下来,杨一鹏就被秘密请到了兵部。

其实吃饭的时候,杨一鹏是非常激动的,他见到了很多的老伙计。周延儒、甘学阔、熊文灿和杨廷枢等人,他都是熟悉的。特别是周延儒,两人同在内阁一段时间。彼此之间的认识是有些一致的,再说杨一鹏和郑勋睿之间的私交也是很不错的,当年要不是郑勋睿率领郑家军阻挡了流寇对凤阳府的进攻,一旦凤阳府被流寇攻陷,杨一鹏是难以保住性命的。

见到了郑勋睿身边的亲兵,杨一鹏没有任何的犹豫,马上起身进入到马车里面,再次来到了南京的兵部。

厢房里面仅仅是郑勋睿一人。

进入厢房,杨一鹏连忙行礼。
<他本人根本不熟悉电脑br />“拜见王爷。”

“杨大人不用客气,你我之间关系不一般了,有着好多年的渊源,那些客套的礼仪扔到一边去,这屋里只有你我二人,随便一些。”

杨一鹏可不敢随便,态度上面还是比较恭敬的。

还没有等到杨一鹏开口,郑勋睿就再次开口了。

“杨大人曾经是内阁首辅,能力出众,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想着让杨大人出任南京礼部左侍郎,这个职位看上去有些低,不知道杨大人是什么想法。”

按照大明六部的排序,礼部是排在第一位的,礼部尚书与礼部左侍郎一般都是内阁大臣,不过从实际权力方面来看,吏部山上的油茶和户部的权力要比礼部大很多,故而约定俗成,下面一般将吏部和户部排在了礼部的前面,这与几百年之后的情形有些相似。

能够出任南京礼部左侍郎,杨一鹏根本就没有想到,依照他的功劳,和周延儒等人是无法比较的,来到南京就能够身居高位,足见郑勋睿对他的重视。

刚刚坐下的杨一鹏连忙站起身来行礼。

“下官不敢,承蒙王爷厚爱,一定尽心竭力。”

杨一鹏如此的灵活,倒是出乎了郑勋睿的预料,不过这也是郑勋睿愿意看到的,对于那些推三阻四的做作,郑勋睿反倒混了半天是看不惯。

既然杨一鹏如此的直接,郑勋睿也不用客气,话题直接转移到沐天波的身上了。

“杨大人,不知道这黔国公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理为妥。”

杨一鹏也没有犹豫,直接”李同看看她就开口了。

“下官在黔国公身边时间不是很长,知道的情况不是特别多,黔国公聪明睿智,这一点是不用质疑的,南直隶的繁华让黔国公很是感慨,想着云南若是也能够如此的富庶,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下官觉得多让黔国公感受南直隶的繁华和富庶,接下来的商谈就会容易很多的。。。”

郑勋睿频频点头,英雄所见略同,杨一鹏也想到了这一点,让他很是高兴。

接下来的交谈就顺利很多了,让郑勋睿有些意外的是,杨一鹏菜仁细声细语地说:“年轻人不知道沐天波的底包云河的问题甚至比郝局长还严重线,也就是沐天波此番来到南京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这也让郑勋睿对沐天波的看法更深了一层,年纪轻轻的沐天波,在决定大事情的时候,还是有着自身的分寸,前往南京的目的居然没有告知杨一鹏。

杨廷枢带着沐天波在南京闲逛,包括秦淮河等地方,全部都去。

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沐天波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每日沉湎于风花雪月之中,日子肯定是非常滋润的。

不过这个时候,郑勋睿忍不住了,倒不是他高看沐天波,而是北方的局势出现了重大的变化,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快速解决云南的事情了。

商谈正式开始了。

沐天波提出来的要求很简单,但也很让人挠头,那就是沐家依旧镇守云南,和明初的册封一样,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沐天波也承诺了一些关键的东西,那就是不再听从皇上和朝廷的号令,承认南京的地位等等。

郑勋睿在认真思索之后,答应了沐天波的这个要求,目前的情况之下,要求沐天波离开云南,来到南京是不现实的,毕竟沐家在云南不仅吴玉华准确地捕捉到了有着雄厚的基础。

但郑勋睿也有条件,那就是云南上至巡抚、下至知县等诸多的官员,必须要调整,这一点不容置疑,且没有商量的余地。

沐天波答应了这个要求,其实也没有办法反驳。

八月底,完成了南京之行的沐天波,终于离开了,准备回到云南去了。

跟随沐天波一同出发前往云南的,有新任的云南巡抚马奎峰,以及再找机会劝劝他云南总兵宋理。

与此同时,广东巡抚黄旭晖,广西巡抚李长顺,贵州巡抚李攀龙等人,相继鸟诗人没告诉他苏亚红买书号的事前去上任。

到了八月底,南方所有的巡抚,皆是南京派出去的,包括知府、知州和知县等等,都做了大面积的调整,这些地方与朝廷基本没有什么关系了。

唯一特殊的地方就是乌斯藏都司,也就是几百年之后的西藏,这里的海拔很高,条件与内地是完全不一样的,乌斯藏都司是活佛与喇嘛统治的,寺也有人说是被报社解聘了庙是当地最为神圣的地方,其官府与内地也不一样,郑勋睿很清楚,想要在乌斯藏都司推行省府州县的官府模式,困难是很大的,他必须要想清楚如何的让汉人融入到乌斯藏都司去的办法之后,才会动手的。

接下来,郑勋睿的心思将要转向北方去了,尽管说南方的建设还要一段时间,但这些事情,毕竟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短时间之内是无法取得显著效果的。

北方局势明显的变化,引发了郑勋睿的警觉,调查署送来的诸多情报,越来越显示出来朝廷在做最后的挣扎了。

郑勋睿可不会给皇上和朝廷那么多的机会,出于历史和现实的考虑,郑勋睿短时间之内不会对京城下手,他会采用借力打力的方式,但他也不会容许皇上和朝廷算计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