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必胜的信念
郑锦宏异常的小心,从平阳出发之后,他命令一万五千将士昼伏夜行,尽量减少白天行军的时间,特别是在进入到福建省内之后,行踪更是变得隐秘。

无数的斥候都派遣出去了,绝大部分斥候侦查的方向,就是晋江的安海镇以及南安县,其余地方的情报都是辅助了,这些情报对于郑锦只有主厨能骂人宏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也是他作战能够取得胜利的关键。

让郑锦宏异常吃惊的是,福建省内异常的平静,没有丝毫的异常,不管是福州还是泉州,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这让郑锦宏百思不得其解,按说少爷已经给郑芝龙写信了,收到信函的郑芝龙,不理睬少爷的信函,但也要做好一切准备的,迎接可能到来的突然情况,可斥候侦查到的情报,福州和泉州没有任何的异常。

苦苦思索之后,郑锦宏再次拿出了少爷写来的信函,这一次他看的特别认真。

终于,少爷信函之中一段郑锦宏不是特别理解的话语跃入眼帘,这段话说福建若是局势平静,没有丝毫的异常,那么郑锦宏就可以加快行军的速度,以最快的速度进攻晋江的安海镇,直接供给郑芝龙的府邸。

多年的征战厮杀,郑锦宏早就学会了分析,再说我警告你跟随在少爷的身边,他更是学到了不少的本事,稍稍分析过后,郑锦宏明白了,福建各地都很平静,那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郑芝龙收到来信之后,丝毫不在意,也没有公开来信,故而福建已是早上六点多钟了各地都很平静。

郑锦宏很是恼火。居然有瞧不起少爷的人,看样子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郑芝龙以为做海盗的时候厉害。让朝廷大军无可奈何,归顺朝廷之后称霸福建和海上。就自认为了不起了,你真正的是井底之蛙,到时候你领教了郑家军的厉害,怕是哭都哭不出来。

打灭郑芝龙嚣张气焰的最好办法,就是攻下安海镇郑芝龙的府邸,生擒郑芝龙的家人,当然郑芝龙若是在家中,那最好不过了。

坚定了判断之后。郑锦宏迅速下达了命令,一万五千大军昼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行军,大军取道建宁府和延平府,直插泉州府,绕开福宁州和福州府,毕竟郑芝龙水师的力量很是强大,大军快速行军最好是避开大海。

同时郑锦宏给刘泽清和丁宝坤也下达了命令,要求刘泽清取道福宁州的时候,务必远离大海。免得过早的暴露了行踪,最好是从福安的方向进入福州府,丁宝坤率领的水师。则要时刻警惕,一旦发现了郑芝龙的水师,要么就是彻底的歼灭,要么就是避免被对手发现。

南京兵部。

郑勋睿看完了郑锦宏的书信之后,将其递给了徐望华,让徐望华念出书信上面的内容今天就非得找他的麻烦。

郑锦宏在书信之中详细说明了如何变动的作战部署,以及接下来作战的打算等等,这都是按照郑勋睿的要求进行的变动。

到了这个时候,周延儒等人终于明白郑勋睿的意思了。这是他们万万都想不到的安排部署,不过众人也感觉到奇怪。要知道郑芝龙是都督同知、福建总兵,曾经更是海盗。经历过无数次的厮杀,时时刻刻都在刀口上添血,难道会在乎其府邸被攻击吗,再说郑芝龙的主要力量就是水师,只也一概回答:“不知道你说什么要其水师没有遭遇到重大的打击,那郑芝龙就有反弹的力量,真的到了那样的境地,浙江以及南直隶沿海的地方,都不是特别安宁了。

擒贼擒王的作战部署,当然是最好的,郑芝龙的老巢在晋江安海镇,郑家军若是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安海镇,甚至能够生擒或者斩杀郑芝龙,那么很多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了。

不过从目前的局势来看,生擒郑芝龙才是最佳的选择,要知道郑芝龙的水师有三千余艘战船,有近二十万的水师军士,如此强大的力量,唯有郑芝龙能够控制,一旦郑芝龙被斩杀了,这些人很有可能飘落到大海之上,继续去做海盗。

这样的作战任务,岂不是过于的艰难了,郑锦宏率领的一万五千郑家军的将冯万樽不是对她的身体没有兴趣士,需要攻破郑芝龙的老巢,需要生擒郑芝龙,还要生擒郑芝龙的家人。

听起来好像是说故事了。

徐望华读完了书信之后,周延儒看了看身边的杨廷”这句话枢等人之后,很快开口了。

“王爷,下官觉我妈妈得如此的战术安排难度太大了,一方面需要攻下安海镇,一方面需要生擒郑芝龙,不管哪一个方面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引发沿海的大乱。”

周延儒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杨廷枢、甘学阔和文震亨等人也有这样的看法。

郑勋睿的眼神看向了户部左侍郎熊文灿。

熊文灿此刻也抬头看着郑勋睿。

众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熊文灿的身上,当初熊文灿还是福建巡抚的时候,力主朝廷招抚郑芝龙,而且也取得了成功,熊文灿对郑芝龙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熊文灿开口了。

“下官觉得王爷的安排非常的妥当,不管此番的战斗能不能生擒郑芝龙,只要攻下了安海镇,只要生擒了郑芝龙的家人,那么郑芝龙就失去了反抗的而t3的免税店要比t2大几倍能力和机会。”<再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干br />
眼神发白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膝盖都弯不下去了看着熊文灿。

“郑芝龙此人,海盗出身,强悍方面是毋庸多说的,下官接触郑芝龙的时间不少,这方面有着充分的感受,不过郑芝龙此人最大的缺点也就是在这个地方,那就是依托自身的强悍,对大局不在乎,忽略对整体局势的把握。”

“下官招降郑芝龙的时候,感受就非常的深刻,郑芝龙归顺朝廷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所要地盘,后来他看上了晋江的安海镇,在安海镇大兴土木,建造府邸,试图将安海镇打造成为郑家的天下。”

“这样的做法实属不应该,郑芝龙曾经是海盗,此举岂不是向朝廷表明,他不会完全依靠朝廷,也不可能完全忠心于朝廷,如此有着大忌的事情,郑芝龙做起来却没有丝毫的顾忌。”

“郑芝龙的家族观念是很强的,下官记得很清楚,刚刚归顺朝廷,郑芝龙立刻将所有的家人都安顿回了南安县的老家,后来在修建了安海镇的府邸之后,再次嘿嘿一笑将所有的家人接到了安海镇。”

“郑芝龙在福建做官,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回避的事宜,也不在乎皇上和朝廷对他的看法,这足以说明郑芝龙没有任何的远见,看见的只是眼前的利益。”

“郑芝龙对家人的维护,下官没有亲眼看见,不过在福建的时候,也听说了很多,其实在天启七年的时候,郑芝龙就准这种场合老是有个镜头围着自己转备归顺朝廷的,只是因为他的弟弟郑芝虎和郑芝豹认为朝廷没有诚意,郑芝龙就果断的拒绝了,如此重大的事情,身为领头人物的郑芝龙,没有很好的决断,听从两个弟弟的建议,下官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下官说到的这些事情,基本勾勒出来了郑芝龙的形象,也就是说,北直隶甚至是京城遭遇到危险了,郑芝龙不一定会理睬,但若是家人遭遇到危险了,郑芝龙一定会高度的关注,甚至为此屈服也是很有可能的。”

。。。<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我来北京就是想多挣点钱!”当然br />
熊文灿的分析,让众人明白了,原来郑勋睿正是抓住了郑勋睿此远远看见一个姑娘正在他的门口向里面张望人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做出了专门的安排。

既然郑芝龙是如此的性格,那么通过直接进攻安海镇的方式,来迫使郑芝龙投降的举措,就是上策了,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稳定福建的局势,同时可以直接掌控福建、浙江以及广东等地的海上贸易。

熊文灿说完之后,郑勋睿开口了。

“诸位都明白了为什么如此安排,不过安排部署如何的正确都不是最为关键的,不折不扣的完成作战部署,不出现任最后又放火烧毁……这些不该告诉你何说到迎接“双庆”活动的意外才是最为主要的,郑芝龙接到了我写的信函,却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福建省各地也没有反应,这足以证明了郑芝龙的自负,福建靠着大海,却远离京城和南京,郑芝龙的视野有限,不知道北方和南方发生的那么多的大事情,如此的大局观,如此的气量,想要长期维系下去几乎不可能,就算是郑家军不发动进攻,遇见其他的力量,郑芝龙同样无法维持。”

“郑家军进入福建作战,不能够旷日持久,更不能够让整个的福建都乱起来,那样我们难以承受后果,没有进攻福建的时候,郑芝在这一点上龙只是我们的威胁,若是进攻福建不能够速战速决,那么郑芝龙就真正成为了我们的对手和敌人,而且是难缠的对手。”

“郑锦宏指挥了无数次的战斗,有能力指挥好这关键的一战,我所担心的是郑芝龙麾下的水师,一旦郑芝龙决定投降,那么他麾下的水师是不是完全服从命令,会不会出现下一个刘香,这才是需要特别关注的,实话实说,在海上作战能力方面,郑家军参将丁宝坤是比不上郑芝龙的,且我郑家军之中,还没有杰出的海上作战的指挥官。”

郑勋睿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不要说郑家军,就连整个的大明,几乎都没有什么出色的海上作战的指挥官,最为厉害的郑芝龙,是海盗出身。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众人都是明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