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尤其是女人
莫老病了,所有人每天都是守候左右,即便有保姆和佣人家,家里人也是每天安排了陪老爷子的人,轮班照料着。

老爷子没有指示究竟怎么处置大夫人,其他人虽然是心里有各种的恨意,也不敢过于放肆为难云宜,只是每天整天想着法子对她冷嘲热讽罢了。

云宜是完全的充耳不闻,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说话虽然没有以前有份量,但是她盛气凌人的气场也很让人忌惮,无论如何,她是莫释北的妈,没人敢得罪的男人。

莫老只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一时受了刺激而晕倒,还好家里有私人医生,因为救治及时,很快便苏醒了过来,身体有些虚弱,可总的来说恢复得还好。

“咚咚咚。”

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云宜淡淡的说道:“进来。”

“妈,是我。”苏慕容闪身走了进去,神秘的向外张望了一下,这才关起了房门。

“慕容,这个时侯你不应该独自跑到我屋里来。”

云宜看清了来人,虽然说得不屑一顾,但口吻却是温柔放多,丝毫没有责备之意。

她已经有两天没有和人说话了,因为不想看到那些莫家人的嘴脸,所以她将自己关在了屋里,不和任何人接触,甚至连两个最疼爱的小孙子孙女也没有看过。

“妈,我已经联系好了瑞士的朋友,也给你订了机票,后天中午的飞机,你准备一下。”

苏慕容看到才几十个小时没见她,她明显憔悴了许多,虽仍然是穿扮得一丝不苟,却少了昔日的荣耀焕发,只是言行依然优雅从容。

“瑞士?”云宜先是一愣,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是莫释北现在却比任何人都恨她,因为她是杀死他父母的凶手,可是苏慕容这个儿媳竟然想着帮自己逃走,这怎能让她不动容。

“是的,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后天我会借口和你一起离开莫家,然后送你去机场。”

苏慕容点了点头,轻声的说着,生怕被人听到似的。

“我不能走,这件事情因我而起,应该由我结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你会被牵连的。”云宜双眸紧紧盯了她几秒,毅然的将头转向一边。

“妈,现在不要再考虑那么多了,等爷爷身体恢复了,他送你去警察局怎么办?”苏慕容没想到她会拒绝自己,忙就在中间踩了实山焦急的微蹙起眉头。

“这倒不会,莫家一向是不喜欢被别人触及太多私事的,尤其是家庭丑闻,还没有被传出去就会扼杀,莫家的**奶入狱,交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否则他在清醒后就会下令了。”

云宜轻摇了摇头,信心满满的看了看她。

“可是,那,万一爷爷动用什么家法惩罚你怎么办?”

苏慕容刚释怀了一些,想到其它的可能性,神经再次紧张起来。

从她进入莫家到现在,只有面前的她一直在袒护自己,呵护自己,尽可能的替自己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不善意的言行,而且在自己被全家人认为和莫释北不合适时,是她力挽狂澜的在支持自己。

知遇之恩,更何况是婆婆,更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用脸在他的脸上轻轻挨了一下
“我杀了他的儿子,他惩罚我也是应该的。”云宜轻叹一声,说得不屑,眼中却流露出些许失落。

她为了莫家辛苦这么多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可是没有人说那些,他们的眼里只有谁杀了莫凌云。

“妈,难道真的是你杀了爸?”苏慕容仍然认为事情肯定有蹊跷。

自己的这个前任婆婆虽然平日里转圈圈走着有些任性,可她从来没有害别人的坏心,就算在莫家作风凌冽严厉,也只不过是树威罢了。
“看着老实
她从来没有逼迫过任何人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就长总和他唱反调的何姨和罗姨,她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警告他们,没有丁是丁,铆是铆的较过真儿。

所以,要说一个善良的女人竟然会忍心杀了自己的亲妹妹和自己的丈夫,那得有多深的仇恨,否则必定是事出有因被误解了。
“是。”云宜再次点头,回答却没有当时面对莫老及所有人时的坚定与铿锵。

“我不信,妈,告诉我实话。”苏慕容坚定的看着她,眼中满是不相信。

“慕容,你知道吗,你这孩子哪儿都好,可有时就是太聪明了,实在有些不好,人生难得糊涂,尤其是女人。”

云宜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好的问题,而是长叹息着。

其实她自己现在都有些想不通,既然莫凌云已经发现自己对他喝的汤药做了手脚,为什么不拒绝?为什么还要一步步的走进自己给他铺的死亡之门?

可是现在人已经不在世了,根本没有人能够再去问,真正的答案逼着我离开是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我只是想让我在乎的人都好好的,我只各自盯死自己眼下那一片脚地是想尽力的他早看出来了守护着大家。”苏慕容的自从王大庆交待出于鉴以后鼻子有些发酸。

老太太虽是口口声声的对她语气不善,可是这些都是装出来的罢了,因为她能听出溺爱,是长辈对晚辈的提点与期许。

她想让自己不再插手这件事情,偏偏自己不是一个随意会住命的人,她想心力帮云宜逃出莫家,远离罪恶的困扰。

“妈没看错你,释北遇到你是他的福分。”云宜伸手牵过她玉葱纤指,意味深长的说着。
“你是真的疼他,并不是因为愧疚或是做戏人别人看,这点我看得出来,为什么不亲口告诉他,以得到他的原谅?”

苏慕容任由着她牵着手,单膝跪在她的面前,仰头感受着她的抚摸。

“毕竟他的父母是因我而死,我不会推卸责任的。”云宜能收留你了看着她漂亮的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想起了往河边去了那两个可爱的孩子,刚刚满月,都有一双漂亮至极的眼睛,清澈见底。

“好好照顾阳儿和月儿长大,如果可以不要告诉他们婆婆是谁,我不想做他们的反面教材。”

“妈,你放心,婆婆如何疼他们,我以后会一五一十的讲给他们听。”云宜感觉她的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便仔细的盯着她的双眼,看着。

“怎么了?”云宜被她突然的举动与神情下了一跳,看到她微蹙的双眉,顺着眉心,用大拇指缓缓让它们消失:“年轻人少皱眉头,否则以后会影响美丽。”

“妈,我还是感觉你离开比较好狼狈不堪,释北现在还是一根筋,难免判断会有失误,等风头过了我再找他谈。”

苏慕容轻轻的将头靠在她的膝盖上,缓声说着。

“我不怪他,毕竟云容是他的亲妈,他情绪过激我理解。”云宜便起了身又不会侍候边床头柜上的一个相框,里面是个虎头虎脑大约有四五岁的男孩儿。

“我可以对全世界说各种工厂也就要全部瘫痪无用谎,却不能对他说慌,也许这是老天对我的报应吧,前三十多年我享受了天伦之乐,后面要赎罪了。”

她的话很是知足,可是眼底却透着留恋与不舍。

“妈,不会的,你以后的日子应该同样幸福才行,你平时对释北的用心,我是看得一清二楚,你是完全将他视为了己出。

苏慕容的头再次摇得象波浪平一郝唯珺甜甜一笑:“我有种被呵护的感觉样,眼眶湿润了起来。

她这是在留遗言吗?

“妈,听我的,后天先离开吧,其它的来日方长,慢慢说。”

苏慕容不容置疑的说着,眼里满是坚定的站了起来。

真是一个固执的孩子,云宜看着她,想再拒绝,可是她已经朝门口走去。

其实并不是苏慕容不想听她说话,而是她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换位思考,莫释北会在关键时侯保何惊蛰过后醒来淑芳吗?不得而知。

所以她再次坚定了自己送云宜出国的想法,既然她不同意,那就霸王硬上弓,就是绑也要绑她上飞机。

“这么快就走了?!”

苏慕容的手还没有触到卧室的门反手,莫释北却像泰山一样站在她的面前。

“释北,你来找妈啊?”

苏慕容装做听不懂的样子,呵呵干笑两声,打着哈哈。

“愚蠢的女人,你竟然私自想送她离开,休想。”

莫释北看她眼眸中的惊慌,越发肯定了刚才自己得到的消息。

“她是你妈,再怎么不对,那也是因为爱,你何必要逼她?”

苏慕容嘴角上翘,俏丽的双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目光像两团温暖的火焰。

“我妈死了,我爸也死了,这些都最是败她所赐,这就是她的爱?”莫释北嘴角上扬,棱角分明的脸庞因为恨而有些抽搐。

一点一滴的鸟屎“慕容,别再劝他了,是我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云宜听到莫释北的话,心如刀绞,她对他的爱是真的,就像苏慕容说的一样,无怨无悔的负出,听到他的话整个心都在滴血。

“来人,好好的照顾好大夫人,不得有任何闪失,万一出了意外,都别想好好活着。”

莫释北同样是听出了她的话中有话,立刻招呼道。

两个女佣身着碎花布的围裙走了进来,双双屈膝行礼:“大少爷。”

“我刚才的话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好了。”莫释北在云宜的身边安排了两个女佣看着,后者就没有机会再自杀,更没有机会他杀。

“释北,你这是?”苏慕容看到他竟然要软禁何淑芳,瞬间站出来反对。

“这是莫家的事,不由你管。”

莫释北冷哼一声,根本没有理会她,拉着她的手臂向外而去。